首页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
第51章 依赖
 前段时间颜承朗去了瑞士,本来和顾明达说好不到1个星期就可以回来了,但是拖延到了1个月后才回来。

 顾明镜那时候就拜托了顾明达,想要一个从瑞士带过来的八音盒,受到小堂妹嘱托的顾明达马上将这信息反应给了颜承朗。

 所以,一回国后,颜承朗就风尘仆仆地回到了顾家,拿着八音盒去了妹妹的健身房。这是顾炎为了女儿减肥特意找人设计的,风格偏向甜美范,相比较夏承铭和顾承苑他们的健身房,这间健身房面积就显得小多了,女化元素稍微多了一点,房间内有一枚巨大透彻的玻璃镜子,折出那整洁干净的地板以及那三人的容貌与身姿。

 唐菱依旧是一副好身材,,充地女荷尔蒙,直叫一帮男口水。而顾明达的身材虽然没有达到那种火辣辣的程度,但是比例十分好,上身5分下身8分,视觉效果异常的养眼,站在完美的健身教练旁边,居然平分秋了。

 连续一个半月的健身,晚上吃水煮青菜的顾明达终于减去了将近40斤的肥,从一颗小胖球变成了一颗小花朵,完全是胎换骨,焕然一新。导致顾炎天天唉声叹气,念念叨叨。 有一次他居然亲手做了一个斗篷给顾明达,说要是要外出的话,就带上,他始终如同小时候一样爱心,担心可爱的女儿会被某只大灰狼叼走。

 “哥哥,大哥哥。” 调皮的顾明达拿着小手在颜承朗的面前挥了挥手,笑容如同小太阳一样灿烂,笑得脸上呈现出两只可爱的小酒窝。

 那只白又软绵绵的小手此刻却被颜承朗握住了。

 “是小达吗?” 颜承朗小心翼翼地问,英俊有弧度的下颌线高高地扬起,颜如玉的脸上虽然风平静,但淡淡没有血的嘴却微微在发颤,彰显出情绪上的一丝激动,还有一丝莫名的紧张。

 颜承朗从小就学会了要克制情绪,因为他一出生就被诊断出有遗传,在主治医生朱莉博士的指导下,喜怒哀乐不于表,情绪上过大的浮动会不利于他病情的恢复。

 唐菱扑哧笑了一声,完全瘦下来后的顾明达确实和以前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顾炎常常咬着手帕两眼泪汪汪地看着越来越美丽的女儿,一声又一声地叫着顾明达的小名“小七…”夏苑总是摸着女儿的手臂,会说“呢,不见了!”

 夏承铭完全赏给她了半个月的好脸色,甚至跑过来说他以前态度不好,请包涵。

 而顾承苑欢呼了一声“终于可以带着妹妹去吃了!” 则被大家鄙视了一番。

 “当然,是你如假包换的妹妹哦!” 唐菱很是欣赏地捏了捏顾明达依旧光滑紧致的脸蛋,打趣“我都不敢站在小达身边,她实在是秒杀我了,哈哈。”

 顾明达淘气地扮个鬼脸,每当颜承朗出沉思的面容时,她就会扮鬼脸讨哥哥的心“大哥哥,是小达啦,是小达啦。”她快乐得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小京巴犬,脸上写着“快表扬我快表扬我”那种滑稽的喜感。

 眼前明眸皓齿的女孩子两只小手拉着渐渐变大的樱桃小嘴,眼珠子泛白,淘气地吐了吐小舌头,颜承朗忍不俊,净白的手指像小时候一样点了点她娇俏的小鼻子“你呀,都快长成大姑娘了,就不要做这么孩子气的动作了。”

 “可是在哥哥眼里,我就是小孩子嘛!” 顾明达丝毫不觉得别捏,像小时候一样摇了摇哥哥的手臂,看到地板上摔坏的八音盒“这下惨了,肯定要被小镜念死了。”

 顾明达蹲下身子,去捡八音盒,宽大的粉运动套装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微微漏出来的肌肤吹弹可破,如凝脂般光滑,细腻,粉,美丽的锁骨呈收敛状,线条圆润,形状纤美,在光洁细滑的肌肤下衬托下别具惑,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矜持美感,同时带着一股想要去触摸,想要去亲吻的天然视觉冲击感。

 颜承朗的手不伸了出来,似乎想要去抓空气中的什么似的。他清晰地感觉到了两只耳朵像是被火烤了,那般的灼热,手尴尬地放了下来。完全不敢去看那一抹身影,他赶紧垂下头。从小到大他的感情生活纯白得像一张白纸,并不表示他不够优秀或者生理上哪里有问题,而是他根本就不想去触碰感情这种东西,那是本能地对感情的一种排斥感。

 他记得他妈妈夏语,是当代赫赫有名的才女,一生的感情不顺,一辈子的恩怨纠葛。而他甚至不知道自个的爸爸是谁,每次看到的都是妈妈拿着一张照片偷偷的哭泣。既然相爱,为什么不能持久地在一起?既然相爱,为什么要痛苦地两地相隔?

 那些执子携手执子偕老的美好感情在现实中能有几个,多数是存在书中吧。现实往往是残忍的。 而作家这种生物,就喜欢编织一个个不醒的美梦,绵的,凄惨的,感人的等等,赚足了读者的一把眼泪后,往往自个就想不开了。

 他的母亲夏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到40岁的年纪,就坐上了拉萨的那一趟火车客死在了那边的高原上,香消玉损。

 而他现在,居然对小七产生了一股不一样的感情,他甚至想要去触碰触碰那可爱的锁骨。天知道,他是不是禽兽附身了?那是他的妹妹,从小长大的妹妹,她还是小婴儿的时候他给她喂过,换过,怎么可以

 捡起了八音盒后,顾明达蹦地跳了起来,现在的她身轻如燕,蹦蹦跳跳后再也不用担心地板嘣嘣响了“大哥哥,我看了一下,给小镜的八音盒居然没摔坏,太神奇了,就是有点掉漆,不知道小镜会不会介意?”

 颜承朗没有像以往那样宠溺的拍拍顾明达的小脑袋,而是背过身子,声音有点冷,像冬日里的寒冰“小七,你都长成大姑娘了,关键时候要学会自已思考,不要总是依赖哥哥。”

 唐菱仿佛不认识颜承朗了,那样一个温润的男子,总是对人那么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对自个的妹妹恨不得天天捧在手掌心上宠,居然会说出那般冷漠地话来,但她是旁人,无法去横加对方兄妹的感情。

 顾明达嘟了嘟嘴巴,圆溜溜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掉了漆的八音盒看,手指不停地拧了拧衣服的一角,此刻的她有些玻璃心了,哥哥的声音从来都是温柔地,似细细的雨滋润了干涸的泥土,哥哥从来都是脸带笑容的,就算很生气也会保持着微笑,因为他的医生告诉他要时时保持一颗平常心,而哥哥现在的脸却像一弦一样绷得紧紧的,淡淡的嘴紧紧地抿着,似乎抿出了一丝血

 她垂下了那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眼角似乎有些润,但不见一滴眼泪。随后,顾明达挤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虽然难过,但她还是默默地走到颜承朗面前,小手拉着他的大手,他的手掌心有些干燥又有点凉。“大哥哥,我错了,我会学着自已解决事情的。

 ”

 颜承朗却将手掌离了那只软绵绵的小手,转身就走,没说一句话,离开的时候却将门甩上了。

 一离开这个房间,颜承朗脚步踉跄,走了几步后,似乎体力不济,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心脏的某一处地方像是被油煎了一样,一扯一扯地疼,他修长白净的手指在颤抖,从休闲的口袋中摸索了好久,终于摸出了一个小小的气雾剂来,发抖的食指和大拇指拿捏不住它,差点从脖子处滑落下去,努力深呼吸了几次,最后,他拿着气雾剂朝着鼻子了几下,急速的呼吸声慢慢地消停了下来。

 一好转后,颜承朗就大步流星地离开这间健身房,而脑子里地都是顾明达刚才那一幕想要哭却不敢哭的委屈表情。 他不把那只被妹妹拉过的大手放在了脸颊上,冰冰凉凉的手掌带给肌肤起了一阵的皮疙瘩,明明已是炎热的夏天,而他的身体却感到了寒冷。

 一回到市中心的那套公寓后,颜承朗就把自个锁在了屋子里,趴在了桌子上,打开了电脑,没敲几个字,又删掉,后来,他不停地敲着键盘,在WORD上敲了一排排的字后,他又一个个又删掉,恢复到了最初的那一抹空白。

 一直敲字,敲了删,删了敲,颜承朗从来没有觉得思绪像今天那样混乱,是的,他的脑子里挥不去的是那一对漂亮的锁骨,以及小七笑着叫着他哥哥。一直到天黑,他的WORD还是一片空白。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亲们,最近忙,晚更新了,求原谅。
上章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