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
第三十七章 从天而降
 一把亮闪闪的小刀,晃着寒冷的光,倒映着小偷狰狞的脸,顾明达开始一刹那间感觉到了害怕,灵光一闪她记起她妈妈曾经说过,有些人是有贼心没贼胆,有些是有贼胆没贼心,还有一种最危险的就是既有贼心又有贼胆,要是遇见这样的人,赶紧夹着尾巴逃跑。

 眼前这个小偷就属于是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她瞥见了他腿下微微抖动的脚,脸上不停地咽口水,那明显是紧张的表现。

 这么一想,顾明达害怕的感觉渐渐地消散了下来,反而勇气十足,面不改“好啊,你要是有种就捅死我,捅一刀算什么,你捅不死我,我就有手段让你后悔偷我的葫芦玉佩,你难道不知道住在望江区别墅里的人非富即贵吗?京城夏氏集团的现任总裁是我亲哥,我妈妈是夏氏唯一的千金,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吗?我说过了,只要你将葫芦玉佩还给我,咱们有事好商量,你一看就长得这么年轻还有大好的青春等着你!”

 “真的吗?我长得年轻吗?”小眼睛的小偷热泪盈眶了,他的长相一向属于老气型的,20岁的样子总是被人说成30岁,现在他30几岁了,人家小孩叫他伯伯!

 顾明达睁眼说瞎话“对啊,你长得确实年轻的。”

 知己!小偷差点将手中的玉佩放开了,但他又转念一想,反思﹕为了一个葫芦玉佩,他要是为此杀人了,坐牢毙了,就算有了再多的钱那也是没命花。

 小偷不由地对眼前这个不怕死的胖妞刮目相看,小小女孩子,却有如此胆量,他们做小偷这一行的,最怕的就是胆子大的人了。

 那种人,拼起命来,往往都是两败俱伤。他又何必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不如拿点钱自个逍遥逍遥。

 但这葫芦玉佩想必是小胖妞的心爱之物。

 小偷开始慢慢地放开了葫芦玉佩,脑袋灵光一闪,不对,他不能这么快放手。

 “你打算给我多少钱?”

 “你想要多少?”顾明达的手一直紧紧地抓着葫芦玉佩不放手,生怕眼前的小偷下一秒不见了。

 小偷了一口唾,估量这葫芦玉佩的价钱,这是用上好的翡翠制作而成的,通体翠绿晶莹剔透,幽幽地泛着光芒,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东西,加上边缘的一角被磨平了,他推测是有人常常抚摸导致而成的,年代肯定是有些的。“50万,你给我50万!”这种不好估算的玉佩,算了,他就吃亏点好了。

 “好!”50万就50万,顾明达一点都不把这钱放在眼里,她每年的岁钱就不止这点钱,只要能将她的葫芦玉佩换回来,她拿出多少钱都是愿意的!礼物有情钱无情!

 小偷看到她这么好说话,不免地又感到后悔,人往往就是这样的,总是嘴巴上说着能这样就足够好了但是总是希望好上加好。

 他想50万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是不是说的太便宜了?“不行,我突然觉得这个葫芦玉佩50万相对来说太少了,再加一点!”他们做小偷这一行的,擅长的就是把握人心,反悔了一两次,加加价钱,只能体现出被偷之物的价值。但要是人心不足蛇象的话,那后果肯定是惨烈的。

 顾明达听到后,挑了挑眉头,胖嘟嘟的脸上没有挂上一点表情,她就知道这该死的小偷不会这么轻易地会妥协。人心贪婪,但切不可过度。

 拿出上辈子的皇家仪式,她的背得笔直笔直地,黑溜溜的大眼睛正气凌然地藐视了小偷一眼,小偷不住打了寒颤,这胖妞明明看起来像一只y猫,为什么周身的气势却像一只幼虎,隐隐地透着霸气。

 “70万,再多就没商量了!”顾明达丝毫不肯放松手,盯着小偷的脸,看到他脸上既甘心又不甘心的样子,赶紧趁热打铁“你要知道,70万是我所有的岁钱了,再多真的就没有了,要是你觉得不够,你去向我哥哥夏承铭要,我保证他会给你更多的钱,要不然,你就绑架我好了,我相信我在京城做高官的叔叔阿姨婶婶伯伯不会不管我吧!”

 夏承铭,拜托,他才不要去找咧,连他一个小小的不经名气的小偷都知道京城夏氏集团的现任总裁夏承铭的诈狡猾,他惹不起!

 绑架,他个去,他绑个胖妞,貌似还是个有钱有势的胖妞,就算他想绑,他拖得动胖妞的体积吗?

 等等,他是做小偷的,不是绑匪!

 都是一些馊主意,算了,算了,就70万吧!

 “行,成,就70万。”小偷下定了决心“这里附近的银行在哪里,我们赶紧去拿钱,一手钱一手货!”

 就在顾明达和小偷交谈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装的男子跑过他们中间,然后他停了下来,眼疾手快地夺过两人争执的葫芦玉佩。

 小偷炸了。

 顾明达也炸了。

 两人扭头,异口同声﹕“把葫芦玉佩还给我!”

 顾明达一乐,简直是心花怒放,这一刻,她看裴缺无比顺眼,从头到脚哪里都是帅得像金子一样闪闪发亮。

 一身简单的黑色运动装,勾勒出他健美拔的身材,感的薄似笑非笑,扬着若隐若现的小酒窝,一只耳朵上着耳,口袋上出了半个白色的手机。

 尤其是他的一双细长的瑞风眼,眼尾上翘,眼神如上百年的醇酒,浓烈又人,真是一朵梨花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

 “小球。”裴缺拿着葫芦玉佩了招手,顾明达这一刻一点都不介意他的称呼,立刻跑到他身边,接过了他手中的葫芦玉佩,赶紧将它挂在了脖子上,小手抚摸着前的玉石算盘,刚才一直提在嗓子上的心终于舒了一口气。

 “这年头,这么蠢的小偷还真是少有。”裴缺拿掉了耳朵上一只耳,无意识间将顾明达移到了他的身后。

 顾明达拧了拧他的衣角,这家伙的嘴巴真毒。要是怒了小偷怎么办,他可是带着一把刀哪。

 本就沉醉于裴缺美貌的小偷一听,怒了,出藏在袋中的一把。

 而裴缺却拿出了手机,咔嚓一声就把小偷手持刀的画面给拍了下来“喂,你确定你的耳朵没聋吗?仔细听听,周围现在是什么声音?”

 明明刚才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就在刚刚却出现来了一阵又一阵的警鸣声,响亮地两旁的银杏树叶纷纷落叶,秋风一吹,像断了翅膀的蝴蝶一样片片飘落。

 裴缺步步近,气势凌然,吐字不紧不慢“我劝你放下刀,等到警察来了,你的罪名只是抢劫,要是你现在持刀伤人,你的罪名是罪加一等!”

 空气中响着一声又一声紧迫的鸣笛声,小偷的脸上开始出现不安,接着是惶恐,就在他神思犹豫之余,裴缺快速地使出一脚,将踢到了远处。

 没刀子在手的小偷,生气了。

 就算你长得超级好看,劳资也要揍你。小偷抡起拳头扑向裴缺,裴缺灵活地躲过,伸出大长腿,一脚踢在了小偷的部,小偷立刻捂住了感的部,痛得哇哇大叫。

 身为京城豪门裴氏集团的下任继承人,他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拳脚功夫,跆拳道黑带那是起码的。

 此时,一辆接一辆的警车鸣着警鸣声行驶而来,涌出了十几个拿着的警察,吃痛的小偷简直傻眼了,他不就是抢了劫,又不是抢银行,用得着派出那么多警车吗,警察先生不带这么闲的吧?

 顾明达激动了,立刻从裴缺身后钻了出来,白白胖胖的手指指着小偷“警察叔叔,就是他,抢劫我的葫芦玉佩!”

 带头的方正脸警察滴汗,小姐,是你身边的这位先生报的警,不是这个长得尖嘴猴腮的家伙还会是谁?

 警察局

 便衣警察正在审讯小偷。

 “姓名,年纪?”

 “张山山,34岁。”

 “为什么行窃?”

 “家里没钱了。”

 “有没有后悔?”

 “后悔了,以后再也不敢瞧不起胖子。”

 要是上苍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好好地抢劫东西而不是去戏耍一个胖子,胖子都是潜力股,一不留神就会蹭蹭蹭地往上涨,这下好了,偷不成蚀把米,未来的日子要在黑暗的牢房中度过。

 顾明达正在做笔录,给她做笔录的是一位年纪大约30几岁的女人,带着一副黑色的框架眼镜,遮住了脸上明显地黑眼圈。

 这位女警察频频用余光瞟向站在一角看报纸的裴缺,一边用正经的口吻问:“姓名,年纪。”

 “顾明达,16岁。”

 “案发经过?”

 “我在我家附近小道上跑路,然后小偷抢了我的包包!”

 突然,女警察放低了声音,黑色的框架眼镜滑落在鼻间,八卦兮兮地问:“哎,小姑娘,姐姐问你,辣么帅的男人怎么被你追到的?”

 顾明达无言。

 女警察再接再厉,充分发挥了她的想象力“为了他,你戒掉了一切零食,为了他,你开始早起跑步,为了他,你开始…”

 “停!”顾明达打断了女警察的话,她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导致联想力过剩!

 裴缺明显听到了女警察讲的话,扬着嘴角乐呵呵地笑,放下了报纸,走到顾明达身边,清了清嗓子“阿姨,你问完话了吗?”

 阿姨!女警察感到一阵晴天霹雳,她有这么老吗,她40岁还不到好吗?
上章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