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
第三十章 男神做饭
 她好像见到大哥哥啊!顾明达的心里充着对颜承朗的思念,她是不是在爱情观上过于苛求了,是不是她真的很胖,她心里的问题一个个都要爆棚了。但是她现在肚子有点饿,还是先找家餐馆去戳一顿。

 一想到颜承朗,顾明达就觉得骄傲,她家大哥哥现在可是超大神级的作家,所写的小说本本畅销。

 20岁那年,颜承朗写了《魔法师爱德华》,迅速红遍大江南北,首次出版50万册,遭哄抢,隔年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一名,网络富豪榜第一名,连续5年不曾被挤下,22岁那年,外语版的《魔法师爱德华》畅销英国,美国,日本,韩国等十几个国家,与此,颜承朗被媒体挖掘出身世,已故雨文学得奖华人籍作家夏语之子,继承其母的卓越才华,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同年,颜承朗联合养父顾炎和他的上海小熊猫影视公司,拍摄电影版《魔法师爱德华》,称霸了整个电影圈,上映第一天,中国票房达到一个1亿,不包括海内外的电影票房。

 23岁,颜承朗成立《微风》杂志社,买下春风坊出版社,致力于网络文学的发展。

 只是颜承朗年18周岁之后,就搬离了顾家,在宁市最繁华的地方买了一套公寓,开始了他一个人的独立生活。

 颜承朗戴着无框的眼镜,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双手飞快地敲着键盘。继《魔法师爱德华》后,他已经停笔了将近两年,脑子里虽说有不少稀奇古怪的想法,但把这些想法敲成文字后,不是写了开头没下文,就是写了中间圆不了开头和结尾,就像现在他写着写着就思路有点岔开了,跟预想的剧情开始越走越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瓶颈期”吗?

 叮咚叮咚,屋外的门铃声不停地响开了,颜承朗抓了抓头发,就从门里看人,发现是碧丝她拎着大包小包地站在门口。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颜承朗开了门。“你今天没上班?”

 “对啊,我翘班了。”碧丝举着手中的食物,不是说,作家是最邋遢的生物吗,房间堆垃圾,饭桌上堆了方便面盒,那谁来告诉她,眼前一尘不染的客厅,长长的圆桌上干净地摆着一束香水百合。

 说好的袜子衣服漫天飞,泡面盒子一大堆,为什么地板干净地可以照耀出她美丽的脸蛋,那她买着一堆的各种的清洗有什么用啊?

 颜承朗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啤酒递给了正在四处张望的碧丝“在看什么?”

 碧丝拿过啤酒,拉开冰箱,水果,牛,蔬菜,类一应具备“连冰箱都是的?”

 “颜承朗,”碧丝娇俏地叫了他一声“不是说你们作家都是邋遢的吗,听说冰箱里只有泡面而已,我买了一堆的清洗和食物。”

 “碧丝,那谢谢你了。”颜承朗不冷不热地道谢。

 碧丝不住又一次地受挫折了,心里顿时感到有那么一点不舒服,眼前这个男人,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礼,笑容中带着疏离,但是看到他一如既往地俊美着,心中的那点不舒服慢慢地淡了下来,然后看着男神英俊又有弧度下颌线,痴痴地发起呆来。

 16岁那年,她从苏黎世湖边遇见这个温润的男孩子,一见钟情。自此,她一有空就去苏黎世湖边散步拍照片,却一次也没有遇见过那个俊美又冷漠的少年。直到6年后的某一天,她随着父母来到中国,在出版商叔叔的家中,见到了传说中的少年作家颜达,一眼就认出当年在苏黎世湖畔拍照的温润少年。

 岁月真是一把美工刀。原本眉目清秀的少年,现在五官菱角分明,微微上扬的眼睛带着湖水般人的目光,不住叫人沉沦在这种温柔中。下颌线条俊美又有弧度,英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框架眼镜,带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仿佛让人置身于书海中那般浩海无垠。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那三见是不是以身相许了?碧丝当时为自已脑子中这个想法,深深地害羞了。

 有人说,爱情来的是那么突然,也许一秒钟,你就爱上了某个人。碧丝觉得她与颜承朗眼神对接的那一秒钟,她心脏跳动地是那么快,突如其来地爱上了这个笼统才见了两次面的男人。

 矛盾的突发点还在于,这个有着两面之缘的男人,居然不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对她冷淡得很。

 颜承朗似乎习惯了碧丝偶尔的发呆,手抚着头,就踏步进了卧室,把门轻轻地关上了,继续在桌子面前和笔记本电脑奋斗,就算没灵感,他也有强迫症,总觉得在手指头敲在键盘上的感觉很好。

 “承朗,”碧丝从沉思中醒悟过来,唤了男神一声,扭头看了空的客厅,承朗怎么不见了?

 真是的,总是犯不爱理人的老毛病。碧丝悄悄地推开了房门,颜承朗端正的坐在一张卡通趴趴狗椅子上,十个手指头不停地叫着键盘,表情严肃。

 碧丝作为他的编辑,一起共处过,每当男神表情严肃的在码字,她就知道他现在灵感全无,只是手指习惯性敲着键盘,强迫症上身。

 很多人都夸他少年天才,其实天才他有时候也需要努力,并不是光靠天赋来肆无忌惮。早已成为大神的承朗,每天都会在桌子上坐半天,在键盘上敲着脑子里的故事。

 碧丝最受不男神神情严肃在码字,这个时候她子就会上来“承朗,你吃过中饭了吗,要不要给你做一面三鲜面,或者给你炒一碗扬州炒饭,还是你想吃什么菜,双椒炒南瓜,山药排骨汤,番茄炒蛋,土豆炖牛?”

 颜承朗停下了敲键盘“碧丝,你是我的编辑,吃饭的事情你不要心,我已经吃过来了。”

 碧丝的脑子里自动认为男神舍不得她做煮饭婆,美丽的脸蛋巧笑嫣然,带着小女儿的娇气“我刚刚在你家的厨房看了下,锅碗瓢盆那么干净,你说你吃过来了,我才不信咧。”

 承朗干脆放下了手中敲着的键盘,正想说点什么,门口的铃铛声一阵接一阵的响起,他会心一笑,暂时忘记和碧丝要说点什么,快步走到门口,开了门。

 会在他家急促按铃铛的人,除了顾明达还真挑不出谁来,每次来,她就好玩似的不断按铃铛。

 “大哥哥,”顾明达的小身躯扑在了颜承朗身上,哇,哥哥身上有一股书香味,帅帅的下颌线条,让她忍不住化身为痴汉,差点忍不住就亲上去。

 “小七,我记得今天是星期二,你怎么不在学校上课?”颜承朗内心是很高兴见到可爱的妹妹,脸上却装作严肃的表情,语气委婉地带点询问。

 顾明达眼尖地看到了大哥哥身后的苦着一张脸的碧丝,就冲着她热情地招手“碧丝姐姐,你也在,你是不是向哥哥来催稿子的?”

 今天来的不凑巧,赶明哥哥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要向哥哥问问她存在内心的问题。

 碧丝尴尬地笑了笑,她才不是来催稿子的,她虽然是编辑,工作职责是催稿,但是催稿能催到作者的家中吗?

 她是来给她家男神做饭的,做饭的。碧丝在心里强调。

 颜承朗宠溺地接过妹妹手中的大包小包,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这小家伙,就会逃避我的问题。”

 顾明达抓着颜承朗的胳膊,撒娇“大哥哥,我快饿死了,我今天去郊区那边吃了一家新开的炒菜馆,哇,那真是太难吃了,美团上评论说还好吃的,我真想呵呵了。”

 “所以,”颜承朗耐心地等着妹妹接下来的话。

 有所求的顾明达立刻狗腿起来,开始拍马“我想吃哥哥做的黑胡椒翅,可乐排骨,糖醋里脊,盐酥,汤的话就白菜豆腐汤吧,哦,对了,我忘记了还要吃番茄炒蛋。”

 颜承朗捏了捏她鼓鼓的小脸蛋“好,哥哥给你做,你这个小吃货,为了吃哥哥的菜,还翘课,下次不许翘课,要吃的话,给哥哥打个电话,哥哥会叫司机给你送过来的,”

 顾明达熊抱住哥哥窄,小手偷偷地摸了一把,嗯嗯,硬硬的,估计下来应该有腹肌吧。她小时候的时候,哥哥貌似是个白斩,软趴趴的,有时候连妹妹都抱不动,后来那天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哥哥的身体是越来越好,连哮都不曾发作过。

 碧丝默默把头扭在一边,她才不要看男神的妹妹抱着男神撒娇,妹妹也是雌动物,在她眼前揩油,她会生气的好不好?

 “我才不要你叫司机给我送过来,你天天躲在这个小房间写写写,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也不知道吃饭,我要是不找你吃饭,你早就饿死在电脑上,快点给我做饭去啦,我快饿死了。”顾明达野蛮地拉着颜承朗的袖口,振振有词地说。

 论口才,家里的人都不是顾小公主的对手,颜承朗温和地一笑,捏着她的鼻子“好,小七就是哥哥胃的救世主,不过,你少吃,上次体检的时候你的血脂有点高。”

 顾明达嘟嘟小嘴,不吭声,转了转滴溜溜的眼睛。

 碧丝看到男神走进了厨房,就马上跟上“我帮你一起做菜吧。”

 一盏简约现代田园鸟巢吊灯闪着微黄的灯光,照耀在暖调的瓷砖上,折出融和的光芒。系着围裙的男神,侧脸英俊,微微扬着帅气的下颌线条,修长白皙的手指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有条不紊地切着白菜。

 而她站在男神的身边,拿着一块滑溜溜的豆腐在水龙头下面清洗着,洗完后,就轻轻地到了男神的砧板上。

 男神切着方方正正的豆腐,偶尔抬头看她一下,温和的目光下带着腻人的温柔,心都要融化了,仿佛这小小的厨房间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地方。

 她做梦都在渴望这一场景,男神做菜,她就在男神身边洗菜。但是,颜承朗却在她走进厨房的门口时,拿出了冰箱中的水果,麻烦她去客厅切水果。

 脸上写着不开心三个字的碧丝拿着水果刀,愤地切水果。

 顾明达隔着书房门,喊着﹕“哥哥,你做排骨的时候可乐多放点。”随后,大闲人一个的她哒哒地跑到碧丝旁边,捞了一块切好的哈密瓜,啃了起来。

 “哥哥说,做饭那是男人的事情。”顾明达吃完一块,又拿了一块苹果吃,斜着圆圆的杏眼偷偷地打量着碧丝。

 身材高挑,细,明眸皓齿,是一个美丽的混血儿,听哥哥说,这位好看的姐姐是他的编辑,那是一个严肃又要充情的工作,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却要靠才华。

 碧丝扑哧一笑,美丽的脸蛋飞来两朵霞云“你哥哥真那么说,做饭是男人的事情?”
上章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