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
第二十五章 隔壁的邻居三(改错字)
 “明达姐姐—”

 顾明达转头一看,就被一个小女孩子扑上前紧紧地抱住,绒绒的小脑袋兴奋地撞在了她的下巴上,下巴撞在了没门牙的上颚上,一阵疼。

 何莉莉本来是不来参加安家的洗尘宴会,但身边有一个按不住寂寞的表妹徐贞,怂恿着她参加聚会之类的。于是她就带着4周岁的小女儿,穿着高档的礼服陪着表妹来到了安家。

 徐贞热情地和许子晴打招呼,推了推躲在她身后的女儿许盈盈“安太太,这是我女儿盈盈,盈盈,快叫阿姨。”

 许盈盈苦着一张小脸蛋,叫了一声阿姨,随后就被妈妈推上前表演弹钢琴,凑巧地弹奏了一曲《致爱丽丝》,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盈盈不免感到胆怯,一首钢琴曲弹奏地磕磕绊绊的,让拉下脸的许子晴脸色渐渐地缓和不少。

 徐贞充歉意地朝着许子晴笑了笑,这个死丫头,什么曲子不弹,偏偏要弹《致爱丽丝》,刚才安家的千金弹的就是这曲子,问题是人家弹得优美,畅,而自家的死丫头弹得却如此磕磕绊绊,真是丢脸。

 有时候,咱们活着也许就是为了面子,什么都要比,但总是比不过人家,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接连不断,一山总比一山高。

 和许家孩子这么一比较,安家的安茜就显得优秀有多了,多好的孩子呀,这么小,就能畅得弹奏出一首完整的《致爱丽丝》,处在比较中的人生才是目前人们的生活状态。于是,大家纷纷开始向许子晴赞美“你家孩子怎么这么优秀之类的。”等,不让许子晴眉开眼笑,谦虚地说着哪里哪里。

 “大嫂,”夏苑向前跨进了一步,凑到何莉莉身边“明镜是不是从小在学芭蕾舞?”

 何莉莉听了,眼睛转到了顾明达身上,又转到了夏苑身上,早上听到婆婆在和顾姨说,她家小达有个好爸妈,不像小镜这么苦,从小要学什么芭蕾舞?

 夏苑这么问,是不是意味着顾明达从小就是自由生长,什么才艺都没有学,这似乎不太可能吧,要知道她这个三弟媳以前那可是响当当的京城名媛,琴棋书画不说样样精通,那画画可是画的相当的好呀,据说从小就拜在国画大师张大山门下,与当代著名画家陌陌紫是同门师兄妹。

 “苑苑,小达该不会从小什么才艺都没学吧?”何莉莉用了疑问句询问。

 夏苑点点头。

 “那…”那字还没说完,就被咋咋呼呼的徐贞打断了,徐贞一脸热情地对着许子晴说“子晴姐姐,你看见那两个抱着的小孩没,穿粉衣服的是顾家的小天使明镜,那孩子哟,在我家莉莉表姐的教育下,两岁开始学跳芭蕾舞,跳得可好了。至于那个穿着黄衣服的小孩子,嗯,是明镜的堂姐,叫明达,呵呵,应该也是个优秀的小孩子吧。”

 “那请两个小朋友为大家表演点什么节目吧。”许子晴顺着徐贞的话,开口说。

 夏苑的头不感到疼了起来。

 最近几年她过的实在是很安逸,身边有老公的呵护,小宝贝们的依赖,心思渐渐地变得单纯了,远离这种明争暗斗的聚会好多年了,但其中的厉害关系她岂会不知道,想她当年也是京城名媛圈内的领街人物之一,那作为她的女儿,是不是意味着要比这些小孩子强点才可以。

 当初顾炎结婚后和她商量,要是将来有女儿的话,希望不要步她的后尘,做名媛那是相当的痛苦,想想那些成为顶级名媛所付出的代价和痛苦,她答应了下来。

 直到结婚后的第九年,她和顾炎才盼来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自然对唯一的女儿捧在手心中养,看得比眼珠子还有重要,尤其是顾炎简直成了女儿奴,不管小宝贝要什么他都会竭力达成其愿望。为了给她一个美好完整的童年,她答应顾炎什么都不让女儿学习。所以,如今这个情况是,她京城名媛的女儿,既不会弹琴,也不会跳舞,什么也不会,唯一的才艺怕是表演个啃小翅。

 夏苑心里那个心酸呀。

 何莉莉有成竹地让顾明镜上去跳芭蕾舞了,她从小就教女儿跳芭蕾舞,等得就是今天这种场合,婆婆总是在她面前念叨着顾明达,说她是个有福气的好孩子,小小年纪就得爹妈疼爱,快快乐乐地过每一天。

 切,她当时听了就切了一声,什么叫有福气的好孩子,难道她家明镜不是有福气的孩子吗,爹妈疼爱,笑话,她和老公对待明镜那是眼珠子般珍重,等着吧,她家明镜从小吃的苦,等长大后就会有丰厚的回报。而那个被顾炎和夏苑惯坏了的孩子,长大后就等着吧。

 顾明镜豆丁大的小身躯,垫着脚尖,跳着现代芭蕾舞,小小的她,高昂着小脑袋,扬着小脖子,像一只高傲的小天鹅。

 毕竟孩子年纪这么小,能够踮起脚尖跳芭蕾舞,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所以在场的大人们纷纷地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许子晴瞪了一眼徐贞,这多事的女人,脸色从转晴,又从晴转,犹如变化多端的夏日天气,晴不定。

 顾明镜年纪这么小,芭蕾舞跳得居然这么好,不是说顾教授对待小孙女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标榜着小公主要快乐健康的成长,该不会夏苑刚才一直在谦虚,其实她女儿

 “夏苑姐姐,等小镜下来,该你家女儿了。”徐贞一边向表姐夸奖小侄女,一边和夏苑说。

 这时,许子晴就说:“苑苑,刚刚看你家小宝贝脸色不太好,不必太认真让小朋友上去表演什么才艺。”

 夏苑那张富贵雍容的鹅蛋脸舒心一笑,不管子晴说这话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知道目前的形式最好避开顾明达上台表演,要是真躲不过,她夏苑也不怕丢脸。“那孩子刚刚掉门牙了,嚷着牙疼。”

 而被妈妈说牙疼的某人,偷偷地躲在小角落里咬了一口捏在手心的曲奇。

 刚跳完舞回到妈妈身边的顾明镜撒娇扑在妈妈的怀抱里“妈咪,我想吃曲奇饼干!”

 何莉莉笑着说了声好,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一个人默默躲在角落里啃饼干的顾明达“小镜,你去找姐姐,姐姐不是正在吃曲奇饼干吗?”

 脑子简单的徐贞立刻拍了拍躲在她身后的女儿盈盈,声音尖细“你一直躲在妈妈身后干嘛,去和明镜姐姐一起找顾明达吃饼干去。”

 小孩子的表演刚刚告一段落,大人们闲下心来聊天,彼此都是轻轻地在说话,突然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传来,大家伙不由地把头扭向了声音来源处。

 许子晴恼火地斜看了徐贞一眼,这没脑子的女人是怎么在豪门中存活的,徐女士头脑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居然生出智商永远不在水平线上女儿,够呛的吧。

 夏苑很久以前就不喜欢徐贞这个人,现在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她没好感,她内心深处叹了一口气,身在豪门,她当然知道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门面的重要比不上孩子的笑容,大不了就让小七唱一闪一闪亮晶晶,他们顾家的孩子就要活得肆无忌惮。

 啃完小饼干后,顾明达拍了拍手中的饼干屑,扬着圆圆的小脑袋,气地对着许子晴说﹕“许阿姨,你家的曲奇饼干真好吃,谢谢招待!”

 许子晴私心上是不喜欢这孩子的,但是看着她一脸讨喜的圆脸蛋,带着萌萌的笑容,一双灵活的圆眼睛转来转去,不内心上涌现出一股怜爱。

 “不客气,可爱的小公主,你要是喜欢吃,阿姨叫甜点师多做一点,让你带回家好吗?”许子晴蹲下身子,和顾明达说。

 顾明达摇摇头,着笔直的小身躯,小小年纪的她,周身展现出高贵优雅的气质,仪态良好地向许子晴道谢“我和爸爸妈妈哥哥初次来阿姨家,来得匆忙没准备礼物,许阿姨,你家有笔墨纸砚吗,我能涂鸦几个字送给你吗?”

 许子晴就吩咐佣人拿来笔墨纸砚,姜李,王女boss,以及宁市的达官显贵,社会名,一个个好奇地看着一个不足6岁的小女孩子站在小板凳上,小小的手拿着一直笔,沾了沾墨水,小脑袋摆得正正的,小身躯很平正,两只小肩膀齐平,白白的莲藕手臂左右撑开,这个书法的姿势又标准又漂亮。

 顾明达握着笔,突然嫌弃了手中的这只笔,不是名家正品,她用着还真不习惯,而且她的手太小了,握力不够,字体会不会写得不好看?

 “老公,”夏苑向顾炎小声地询问“你教女儿学书法了。”

 顾炎否认。

 颜承朗适当地话了“爸妈,是我教小七学书法的,她二岁的时候,在爸爸的书房里拿着笔到处画,一时兴趣就握着她的手教她写字,出乎意料,她在书法方面很有才华。”

 顾明达认真地在宣纸上写完“家和万事兴”就爬下了小板凳,小短腿跑到哥哥面前,两只小手一把抱住了哥哥的大腿,颜承朗笑着抱起了妹妹。

 许子晴拿着顾明达写的字给了大家看了一下,姜李眯着眼睛一脸笑呵呵,夸奖﹕“老顾,你家的小公主了不得,小小年纪写着一手好书法,小公主,下次来姜叔叔家做客也写几个字呗,姜叔叔保证请最好的甜点师做一堆的曲奇饼干。”

 连一向不曾夸人的王女boss含着淡淡的笑容,赞美“颇有飞白体的风格,字写得漂亮。”

 “咱们家小七真厉害!”颜承朗乐呵呵地亲了亲她的脸蛋。

 颜承朗抱着她来到了台中间,前段时间他妈妈夏语凭着《树》获得雨文学奖提名,那是文学史上最有名气的奖项,手办方最开始在美国,刚才美国那边的一个评审千里迢迢地来到中国,通过姜李参加了这次安家的洗尘宴会,将这一殊荣告知了他。

 顾明达伸手摸了摸眉头皱成一字眉的颜承朗,看着哥哥一脸的严肃和郑重,害得她的小心脏不停地噗通噗通地跳动,从没有见过哥哥这么严肃的样子,印象中的哥哥一直扬着嘴角笑,出英俊的下颌线条!

 “安先生,安太太,请允许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抱着胖妹妹连口气都不的颜承朗,拿着微型麦克风“请在场的社会名人和记者朋友给我做个证,已世的母亲夏语女士凭着《树》荣获得了雨文学奖,我想将《树》的著作权以及所获得的殊荣赠送给我的妹妹顾明达,以庆祝她下个月5周岁生日。在她未成年之前将由顾炎先生和夏苑女士代为保管。”

 母亲去世后,夏语在遗嘱上将所有作品的著作权转赠给了他,律师将签有母亲书面合同的文书在他年15周岁的时候给了他。目前他想要转让,就是办起手费来比较麻烦。

 台下的宁市名沸腾了,那个英年早逝的天才作家夏语居然死后获得如此高的殊荣,这次的安家宴会最晴最破人眼球的竟是顾明达,风头盖过了在场所有的娃,一个不足5周岁的娃,转增获得了《树》的著作权!

 她的童年,在充光辉下圆幸福地度过,不带一丝遗憾。
上章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