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
第十一章 糖炒栗子
 顾家有个小花园,其实小花园的体积还是大的,里面种夏秋冬的各式各样花朵,树荫茂盛,草木繁华,早几年的时候,花园里养着小白兔,小鸟,甚至还有小梅花鹿,只不过可惜的是小白兔被顾家三兄妹给养死了,承苑和明达是两个小吃货,拿着菜叶子,胡萝卜趁着大人不注意,就偷偷地喂小兔子吃胡萝卜和菜叶子,随后,平时小大人的承铭也会偷偷地喂个几次,有一次他们三兄妹轮番喂,结果,第二天发现小兔子着鼓鼓的肚子死了。

 为此,三兄妹还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了一把泪。

 顾校董很喜欢送小孙女小动物,一岁半的时候送了一只小兔子,发现兔子死了,就送了一只小鹦鹉,小鹦鹉每天叫着“宝贝,宝贝,”顾明达笑得可开心了,可惜好景不长,这只叫着“宝贝宝贝”的小鹦鹉有一天跟她玩耍的时候,戴着小脚环飞走了。

 小梅花鹿是顾明达两周岁的时候,爷爷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曾经一度,她跟可爱的小梅花鹿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不过有次她的小堂妹,才一岁零两个月的顾明镜来家里做客,就瞧上了她的新宠,哭着喊着要小梅花鹿,做姐姐的她,只好忍痛割爱,顾明静就高高兴兴地拎着小梅花鹿回家。

 顾明镜是他们顾家最小的孩子,排行第八,当时顾海说老婆何莉莉怀的是女儿,顾教授和顾校董将信将疑的,哪知道十月怀胎生下来后,真是一个小女孩,高兴得两个老人手舞足蹈,后来,由于顾海的事业从京城转到了宁市,随后带着老婆孩子住在了半山的老宅。

 一棵小小的梧桐树树枝上,一只可爱的考拉小身子弓着,闭着眼睛正在睡觉,耸拉着绒绒的耳朵,抱着两只小爪子美呼呼的睡着。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子小小的身子,垫着脚,伸长着脖子,乌溜溜的眼珠子转呀转呀,眼睛又大又圆,充着灵气。她咧着嘴巴笑了笑,的脸蛋上扬起一个小酒窝,十分可爱,只见她弯下,捡起了一块小石头,啪的一声,仍在了一颗梧桐树上,惊醒了正在睡觉的考拉。

 考拉睁着朦胧的眼睛,扭着肥厚的脑袋看了看,发现周围环境依旧,就继续抱着两只小爪子弓着小身躯睡觉。

 “小萌球,你这只猪!”顾明达气得小牙齿咯咯响,这只小萌球是她周岁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陪伴着她一起长大,她取名为“小萌球”她喂过小萌球吃过,给它穿过衣服,曾经有段时间让小萌球天天睡在她的房子里。

 顾明达觉得她对小萌球表达了喜爱之情,但小萌球却不领情,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一天24小时有20个小时是在睡觉,她想跟它玩会的时间都没有。

 每次小萌球不是在沙发上睡着,就是在地毯上闭着眼睛,要嘛就是找颗小树,缩着身子香香的睡觉。

 所以,当爷爷送她小兔子的时候,她特别开心,以为有只正常点的宠物,起码不是每天闭着眼睛睡觉,没想到的是小兔子太贪吃了,生生把自个给吃死了。

 “小萌球,虽然你每天都睡觉,起码你者活比小白它们长久,你就每天睡觉吧。”顾明达感叹了一声,自言自语“时间过的好快,转眼间我就5岁了,妈妈说我过几天就要读幼稚园,幼稚园应该就是以前的国子监吗,那样的话,我就可以认识好多小朋友了,小萌球,你这么懒,但还是我的第一宠物。”

 两个双胞胎兄弟放学后不久,顾承苑就跑到街边的一家小店,买了两袋糖炒栗子,向店家要了两个纸袋,嘴馋忍不住,就剥了一颗栗子,扔进了嘴巴,吧唧吧唧地吃着。

 嗯嗯,问道不错,再吃一颗。一吃就吃上瘾的顾承苑,就边走边剥栗子,把栗子壳仍在了纸袋里。

 夏承铭看到吃货弟弟边走边剥栗子,脑门上的青筋突突得凸出来,抡起袖口,拧紧了顾承苑的耳朵,教训:“顾承苑,妈妈告诉过你,不要边走边吃东西,你把她的话当耳朵风,是不是?”

 吃痛的顾承苑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肥肥的小身子抖了抖,就算他痛得厉害,他手中的两袋糖炒栗子还是好好的拽在手中,倒是背着的小书包斜在了小股上,松松垮垮地似乎要掉下来。

 “快背好书包,回家。”家丑不可外扬,回家再教训你。夏承铭瞪了瞪顾承苑一眼,伸手拧了一把他嘟嘟的脸蛋。

 两人越长越一模一样,只是承铭小小年纪就清俊秀美,瘦瘦高高,而承苑却是哥哥承铭的放大版,虽然是一枚小帅哥,但由于全身都是的,看起来很憨厚,呆呼呼的。

 顾承苑不敢反抗哥哥,任由他捏脸蛋。夏承铭嫌弃地看了看他手中抓着的两袋糖炒栗子,袋子脏兮兮的,火气一下子涌了上来“你都多大了,还吃街边的垃圾食品,快把它扔了。”

 “不,”捏脸不反抗,打头不反抗的顾承苑这下反抗了,两只手抱着两袋糖炒栗子,嚷着“小七说好吃,我才买的,好吃的东西怎么可以扔掉,会被打雷的?”

 夏承铭真被弟弟气笑了,这傻瓜蛋,他家要吃什么没有啊,要吃糖炒栗子可以叫家里的厨师做,偷偷跑出去买街边不卫生的小吃也就算了,为了吃东西,还拉上妹妹背黑锅,这小子欠揍。

 远在家里的顾明达躺在沙发上,突然连连打了好几个嚏,刚回到家顾炎一见,跑到她面前,大手摸着她的额头,又用额头抵了抵女儿的小额头,发现没发烧,立刻舒了一口气。

 “小宝贝,你躺在沙发上怎么不拿毯盖着,要是感冒了怎么办?”顾炎唠叨着,一颗心担忧着,四个孩子中,他最担心就是有哮的承朗,但承朗年少懂事,独立坚强,他和夏苑所费心思不及女儿的一般。小七看起来像白面馒头一样,软乎乎胖嘟嘟,一副强壮的样子,实际上她身体最金贵,稍有一点受凉,就会立刻发烧,有一年才只有两岁的她,由于淋了雨,第二天就高烧不止,吓得他们一家又惊又怕,担心不已。

 “不会,”顾明达起莲藕般的手臂,举了举手臂,手臂上的小肥一抖一抖的,滑稽又可爱,她向爸爸炫耀“爸爸,你看我可强壮了。”

 顾炎哭笑不得,随即替女儿放下衣袖,全家最不强壮的就是你了,他想,但嘴巴上讨好﹕“是是是,我家小公主最强壮了!”

 “那是,我可强壮了。”顾明达笑得灿烂。

 两个双胞胎哥哥此时回来了,承苑两只手紧紧地抱着两袋糖炒栗子,生怕别人来抢是的,承铭则黑着一张小俊脸。

 顾明达捂着嘴巴笑,这两个双胞胎哥哥,虽长得一模一样,但个性却相差南辕北撤,三哥承苑和她一样,是萌萌哒小吃货,二哥承铭对谁都十分客气,但对三哥就是一副严肃脸,管三哥管的很严格,偏偏三哥对只比自己大了一刻钟的哥哥很听话,除了吃的方面,吃货啥都可以放弃,就是不能放弃好吃的东西。

 看到承苑耸拉着脑袋,抱着两袋糖炒栗子,顾明达转着圆圆的大眼睛,叫着﹕“三哥,你给我买了街边的糖炒栗子吗?”

 承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吃货的头脑一旦遇见吃的方面,脑瓜子立马就灵活了起来“在我怀里那,我买了两袋,可好吃了!”

 承铭趁着承苑献宝,手脚灵活地夺走两袋糖炒栗子,对顾炎严肃地说﹕“这个糖炒栗子是街边的小店买来的,不卫生,不能让妹妹吃。”

 顾炎越来越欣赏承铭了,承铭小小年纪做事仔细,懂得考虑弟弟妹妹,难怪岳父岳母一定要让承铭继承夏氏集团,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就要去京城接受继承人的培训。他和承铭都担心街边的东西不卫生,承苑有个铁胃,只要是好吃的,吃什么都不会影响肠胃问题,但小七的胃从小就金贵,稍微有一点不适,就会拉肚子。

 “小七,你哥哥说的对,不卫生的东西咱不吃好吗,你要是喜欢吃的话,爸爸叫王阿姨给你做,好吗?”顾炎蹙着眉头,觉得拒绝女儿的要求,他不开心的。

 承苑可怜兮兮地看着妹妹,顾明达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她着爸爸,甜甜地撒娇﹕“爸爸,爸爸,我好爱你哦,我就吃一颗,一颗好吗?”

 顾炎被女儿叫得心都酥软了,无法忽视女儿哀求的小眼神,不由地点了点头。

 “二哥,你拿来。”顾明达摊着小手,承铭把糖炒栗子交给了她。

 顾明达悄悄地和承苑咬耳朵“三哥,等等你就把糖炒栗子藏个几颗,晚上我偷偷地留进你房间吃。”

 于是,到了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个双胞胎哥哥开始剥栗子,剥出了一颗又一颗黄橙橙栗子,先送到了顾炎和夏苑的面前,然后就把剥好的栗子让妹妹挑,顾明达挑了一颗最大最香的栗子,扔进了嘴巴里,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真好吃,又香又软,可惜不能再吃一个。

 看着女儿眼巴巴又嘴馋的样子,夏苑笑着点了点女儿的小脑门“明天让王阿姨给你做点糖炒栗子,看你那个馋样!”

 顾明达用纸巾擦了手,小小的手端着茶杯“妈妈,你真好,喝茶!”然后,把茶盏推到了顾炎和两个哥哥“爸爸,哥哥,你们喝茶。”软乎乎的小小脸蛋上扬着灿烂的微笑,小摸样殷勤极了。

 承铭微笑“小七,你有什么事情要找哥哥帮忙吗?”

 承苑虽是吃货,但对妹妹的事情很上心,他猜测“要不要三哥哥给你买点漫画书,你最喜欢看的《樱花少女》更新了,哥哥改天去给你买来。”

 顾明达摇摇头,竖了竖小手指“都不是,过几天我要上学了,到时候爸爸妈妈哥哥要一起送我上学,只是大哥哥在瑞士修养,要是他也在就更好了。”

 宝贝,你去上学,爸爸妈妈哥哥们当然会一起送你上学,你根本就不用说。
上章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