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
第十章 抓周(修)
 裴缺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对着顾明达的大眼睛,她可口水了,这家伙靠脸吃饭绝对比她爸爸还有红,眼睫居然比她长,鼻子居然这么英,是她的小塌鼻子完全就不能比,唯一可以攀比的就是皮肤,那到是不相伯仲。

 这臭小子小小年纪就长得一副惊采绝样子,长大后肯定不得了!裴缺帅气的嘴角咧开了,仿佛知道了她小脑瓜子里在想什么,用细细的声音说﹕“你不喜欢我说你重吗,可是你真的很重哎。”

 顾明达气乐了,张开小嘴,咬了咬他英的小鼻子,又脸口水地亲了亲他的脸蛋,裴缺被沾了一脸的口水。

 三个吵架吵的起劲的小孩子突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王乐凯反应过来了﹕“小七…”

 姜令晟也叫道﹕“糟糕了,我放开小七的手了!”

 王月玥被吓得两眼泪汪汪,要是小七摔坏了,颜哥哥会不会不喜欢她了。三个小孩赶紧停止内战,找小七。

 幸好小七掉在了一个小孩的身上。三个小朋友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王月玥使出吃的劲抱起顾明达,无奈小胳膊小细腿没有力气,直接抱着顾明达翻到在地毯上,顾明达重重的在了王月玥纤细的小身躯上,然后默默地爬起来。

 姜令晟和王乐凯拉起“垫”裴缺。

 站起身的裴缺拍了拍身上的灰,眯成眼睛,笑笑说﹕“咱们要不要玩游戏?”

 “我不要玩,”王月玥说,刚才小得她好疼,她要去找妈妈诉苦,顺便找找颜哥哥。

 “我们剪刀石头布,输的人给小七当马骑,还有一个人拿着绳子牵着当马的人怎么样?”裴缺惑两个小朋友。

 顾明达缩了缩小脖子,觉得裴缺要是在古代,后必定是一枚大臣。

 于是,裴缺,王乐凯,姜令晟开始剪刀石头布了,王乐凯和裴缺是布,姜令晟是石头,姜令晟光荣地成了“马”王乐凯和裴缺两个pk谁当车夫,裴缺用布胜了王乐凯的石头,所以,裴缺当了“车夫”

 裴缺抱着顾明达放在姜令晟这匹“马”上,用纸巾撕开做成了一条绳子,开始牵着“马”带着小公主明达在房间散步。

 第二回合,王乐凯当了“马”“车夫”是赢家裴缺。

 第三回合,姜令晟当了“马”“车夫”依然是裴缺。

 第四回合,王乐凯当了“马”“车夫”还是裴缺,这次裴缺孔融让梨,把“车夫”的职位让给了姜令晟。

 第五回合的时候,颜承朗回来了,他傻眼了,怎么他出去拿了个手帕,情况变成了这样子?

 小七骑在王乐凯的小身躯上,姜令晟拿着用纸巾做的绳子牵着他的脖子,那可是王女boss家的小公子呀,就被妹妹糟蹋去当马骑了。

 12点整,顾炎抱着小公主明达切四层高的大蛋糕。夏苑给顾明达换了一身枣红色丝绸a字连衣裙,口的衣服上用小别针别着一条黑色的小丝巾,黑黑的头发上戴着红色的蝴蝶结发箍,小脚上穿着定制的黑色小皮鞋,十分讨喜可爱。

 顾明达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蛋糕,浓浓的香味溢了整个小鼻子,口水滴答滴答地了下来,顾炎赶紧拿手帕擦口水,握着她的小手开始切蛋糕“爸爸,吃,吃,”顾明达小手指沾了一口油,放在嘴巴中,滴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恩好吃。

 顾炎小声地在女儿耳朵上说﹕“小宝贝,你先和爸爸切蛋糕,等等吃蛋糕好吗?”

 切完蛋糕后,顾明达还是没有吃到油蛋糕。

 顾炎带着她到处在朋友圈炫耀,根本就忘记了要给女儿吃蛋糕,顾明达嘟着小嘴巴,大眼睛直盯盯地看着裴缺拿着蛋糕在吃。

 裴缺裴大总裁,意思是抱他,高冷的裴总裁高兴地举起儿子,裴缺喂了一口蛋糕给顾明达,然后,裴缺充童趣把油刮在了小七的脸蛋上。

 卧槽,儿子你那么小,就懂得调戏小美女了。裴总裁内心充着自豪。这就是生儿子和生女儿的区别了,生了女儿要是遭到野小子调戏,做爹抡起袖口就想揍野小子一顿,但如果是儿子的话,调戏了别人家的闺女,就像占了了不得的便宜一样,充着自豪。

 神经比较地顾炎看到这一幕没啥反应,生日嘛,就应该抹点蛋糕,他有一年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就被老婆孩子扔了一身的蛋糕。

 顾明达撑着圆鼓鼓的大眼睛瞪他,无奈她长相实在是过于可爱,撑不起凶狠的表情。斐缺指着patty上玩得开心的孩子们,夏承铭顾承苑两兄弟一人一手拿着蛋糕相互追逐,脸上身上扔油,王月凯和姜令晟在玩扔蛋糕比赛,你扔我我扔你,连漂亮的王月玥脸上也沾了不少油。

 原来这辈子过生日要扔蛋糕呀。顾明达明白了,小手抓起一块蛋糕,出其不意地往裴缺脸上抹去。

 “小宝贝,你怎么这么调皮?”顾炎哈哈大笑,女儿从小就知道怎么欺负人,甚好,女孩子就要养的娇贵些,养的野蛮些,以后嫁入婆家,才不会被欺负。

 顾炎抱着女儿,挽着子,带着三个儿子,一一送走了客人后,顾教授就催促他抱着女儿来书房。虽说是开放的21实际,但有些大家族的习俗还是传承了下来,就比如以前大家族的抓周。

 出生于京城世家的顾教授,熏陶过古代贵族的教养,有些深蒂固的想法不会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消失。

 以前的抓周是在宾客座,亲友云集的情况下进行,但考虑到时代的不一样,顾教授就在客人走后,剩下亲朋好友,聚在书房为小孙女举行抓周仪式。

 知道小七要抓周,哥哥们纷纷拿出了珍藏着的宝贝。夏承铭拿出了名家制作的玩具小提琴,萌萌哒小吃货顾承苑秉承了吃货了本质,拿出了最爱吃的鸡腿和一罐彩虹糖,颜承朗最大手笔了,拿出了一块雕细作成玉葫芦状的玉佩,是用上好的裴翠制作,通体翠绿,晶莹剔透,幽幽地泛着光芒,一看就知道是年代悠久的好玉。

 当时夏苑就制止了颜承朗这个举动,这是承朗英年早逝的外公留给外甥的纪念物,这样珍贵的东西应该锁在保险柜里,但承朗却说这是送给妹妹的生日礼物,对他来说,父母留给他的遗财足够花一辈子,钱财这玩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身边的人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摆在顾明达面前等待她挑选的是,有高雅的书本,笔墨纸砚,琴棋书画,有女孩子喜欢的珍贵首饰,有针线包,有小纺车等等。

 顾明达迈着蹒跚的步子走了过去,顾教授笑眯眯地看着小孙女,眼光落在了一本高雅的书本,乖宝贝,这书本是特意给你挑的哦,女孩子挑书本,长大后准是一个有才华的女孩子。

 平时很讨喜欢的顾明达,这会没和眼神汇。

 她瞪着圆圆的大眼睛,一样一样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各项物品。咦,这些东西和她小时候抓周的东西好像呀,嘻嘻。

 夏苑咳了一声,眼光和女儿一样飘到了针线包,女儿小胖手抓了抓,好奇地打量了一番。小宝贝,妈妈特意挑了针线包哦,挑这个吧,以后和妈妈一样给人设计衣服,补补的,多有爱呀。

 可惜的是,顾明达只是拿着针线包看了一下,就放下了,其实她就是想看看现代的针线包和古代的针线包有什么区别,一看,其实也没啥区别的。

 顾炎的嗓子紧张了极点,看到小女儿拿着话筒的样子,天知道他有多想小宝贝能以后继承他的事业,成为一个能歌能舞,从事演艺事业的大明星,目前他只是想想而已,毕竟现实是残酷的嘛。

 顾明达一边抓着葫芦玉佩,一边往怀里名贵的首饰珠宝,眼睛看着大鸡腿,又看了看爸爸妈妈爷爷哥哥们,一副寄希望的样子,小脑袋快速地转了转了,貌似家里得罪那个都不好,要不…

 她把葫芦玉佩藏在了她的小口袋里,这是她最喜欢的可要好好的保护,一手抓着书本,一手抓着针线包,可是小话筒等等别的东西怎么办呀?

 “呀呀,乖宝贝,不会什么都要吧?”顾教授惊奇地看着小孙女抓着什么都不放的样子,这孩子也太狡猾。

 夏苑从开始的期待到现在的一脸无奈“妈,看这个样子,小七似乎什么都想要!”

 顾明达苦恼极了,小手不够用怎么办,要不先把吃的东西解决了,再把其他东西揽在怀里,嘻嘻,这么聪明肿么破?

 于是,正在抓周的顾明达放下了书本和针线包,拿起哥哥为她准备的大鸡腿,用两颗大门牙啃起来。

 承苑开心地拍起了手“妹妹是个大吃货,哈哈!”

 出了这么一个结果,大人们也不在意,起码以后一辈子的丰衣足食嘛。
上章 [古穿今]娇娇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