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组织部长1 下章
第三十一章 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建议
  直到吃晚饭时,贾士贞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外面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他才收回沸腾的思绪,打开门,只见面笑容的高嘉站在门口,贾士贞笑笑说:“高书记,请进!”

 高嘉进屋后,递一支香烟给贾士贞,说:“贾处长一个人关在屋里忙什么呢?”

 贾士贞说:“高书记,请坐!”

 “贾处长,下午开了个常委会。”高嘉了一口烟说“有几个干部常委做了研究。”

 贾士贞看看高嘉,心想县委研究的只是科级干部,完全没有必要和他说这事,转念一想,是不是与魏欣有关。如果这样,这高嘉也有点太快了吧!贾士贞只是默默地抽烟,没有接过他的话题。

 高嘉又说:“县委打算让魏欣任县委办副主任,梅婷任文化局副局长。”

 贾士贞显得有些意外,睁大眼睛看着他说:“高书记,这事有些不妥吧!”

 高嘉脸色微微一变,立即笑着说:“是,是,是,贾处长,我不该说这事!”

 贾士贞深深地了口气,只是哦了一声,两人都很久没说一句话。贾士贞在头脑里对高嘉这个人下意识地进行评价,从他见到高嘉的第一眼起,他觉得这个人的头脑并不复杂,算是一个外向型的领导,心直口快,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是,考虑问题有点不够成,不够老练。

 晚饭后,贾士贞和于明李晓峰在院子里散步,魏欣和梅婷来了。贾士贞和梅婷夫妇回到房间,梅婷便把今天下午县委常委研究干部的事告诉贾士贞。

 贾士贞只是冷冷地一笑,立即避开这个话题。

 梅婷笑笑,带着几分羞涩地说:“老同学,你别笑话我了,不是你这个省委组织部地县干部处副处长的威力,在陵江县哪会轮到我们呀!再说了,这小小的副科级干部算什么呀!”

 贾士贞严肃地抬起头,看着他们,说:“梅婷这话千万不能说,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传出去就不好听了,晚饭前高嘉特地来告诉我你们俩的事,我没让他说,高嘉这事办得有些不顾影响,传出去,对你们,对我都不好。前天我们这一帮人大张旗鼓地去你家喝酒,今天常委就开会研究你们俩的提拔问题,群众知道了,会怎么看?怎么评论?当然他是做给我看的,这个人,也太明显了点。”停了一会,又接着说“你们别小看这副科级,在省级机关可是副厅级干部啊,在地区机关也是副处级呀!同样的程序,同样的道理,同样的权力!”

 梅婷虽然有些尴尬,也觉得这事如同梦幻一般,但内心还是十分高兴的。

 魏欣拿着中华牌香烟,手有些微微地颤抖着,好半天才出一支,递给贾士贞说:“贾处长,我们夫俩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如今这官场上像你这样的领导确实太少了,你是真心实意地帮助我们的,而且…”魏欣没有说下去,内心一直很激动,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晃动着。

 这样一来,把贾士贞搞得既尴尬而又被动,觉得高嘉这个县委书记太不成,也太不顾影响了,高嘉哪里知道,他这样做本想讨好贾士贞,没想到反而留给贾士贞相反的印象。

 贾士贞站了起来,走到梅婷和魏欣对面,看着他们说:“在干部问题上,组织部门也希望能够做到选贤任能,但是无奈我们目前的体制还不完善,往往形成谁权力大谁说了算,造成干部选拔任用上的随意主观片面。”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贾士贞拿起电话:“喂…我是贾士贞,哎…好!”“贾处长,工作进行得顺利吗?”这是处长的电话。

 “一切都按既定方案进行,考察工作进展顺利,处长有什么指示吗?”贾士贞说。

 放下电话,贾士贞想了又想,想到那封人民来信,他对高嘉这个县委书记打上个问号。

 梅婷还想和贾士贞聊聊,她的心里有很多话要说,看着贾士贞接完电话,并不懂他们说些什么工作上的事,难以抑制怦怦的心跳。她说:“士贞,我们希望你不断地进步,我们同学中能出了你这样一个人物,我真是太高兴了,假如你当省委组织部长了,我们一定会拥护你的!”

 贾士贞笑笑说:“我可没有那个野心哟!”

 梅婷说:“老同学,我们在县城工作,天生的就与官场无缘,你想,县里最大的官就是处级,县委书记县长就那么几个人,其他人还谈得上官吗?可是现在偏偏一切工资待遇都与职务有关,官当大工资高,房子大,用好车。想想我们也是人,都生活在官场的最底层!”

 贾士贞笑笑,心里有着无限的感慨,他自己也是从地委校一个普通教师调去省委组织部的,否则现在也还是一个普通教师,什么级别也不是,此时此刻他不知道和他们夫俩说什么好。不知道是同情梅婷夫妇,还是该祝贺他们!

 梅婷打开手里的包说:“士贞,你对我们的恩情是任何方法都无法表达的,我们也知道当今社会风气就这样,可我们老同学之间你又接受不了那种庸俗的形式。我这里有一件古代的收藏品,送给你做个纪念吧!”梅婷说着小心翼翼地从包里取出一个纸包,一边打开一边说:“这是魏欣家祖上传下来的,‘大明宣德炉’。”

 贾士贞一看,是一只小碗大的铜香炉。这种稀世之宝在民间传说盛多,社会上仿制品不少,但真正的真品谁也没见过。

 梅婷拿着小香炉,倒过来,指着底部说:“这几个字是鉴定真品和赝品的标记,‘大明宣德年制’。当年明朝宣德年间,朝廷制作了一百只这种香炉,大都由皇帝赐给当时的有功之臣。魏欣的祖上曾做过明代著名封疆大吏,获此殊荣。这个宝物也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魏欣说:“‘文革’中我爷爷还在世,他怕被红卫兵抄走,用一个小罐子装好,埋到院子里,才保存下来。”

 贾士贞一时没了主张,不知道自己成了一个什么角色,来不及多想,接过宝物,仔细地看了又看,说:“你们二位一片诚心,让我非常感动,但是,我是不能夺人所爱呀,何况这是你们祖上传了多少代的传世之宝呢!”

 梅婷说:“老同学,你就不要推辞了!这东西留在我们手里又有何用呢,即便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又有何意义呢。送给你只是表达我们的心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要不收下,我们俩心里只是不得安宁的。”

 魏欣说:“贾处长,我说一句难听的话,每一个人在官场上混,都不容易,你拿着吧!必要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用得着。”

 贾士贞把大明宣德炉端端正正地放好,严肃地看着梅婷和魏欣,说:“我非常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我绝不能把这样珍贵的文物占为己有。”贾士贞犹豫了半天,又说“这样吧,这件物品我先带回去,想办法找专家鉴定一下,如果是赝品,那就另当别论。若是真品,如此珍贵的文物,还是让它回归国家吧!”

 梅婷睁大双眼,看着贾士贞,半天才说:“那…那就由你决定吧!”

 “但是,如果确实是真品,上国家的话,还是以你们夫的名义。”

 梅婷站起来说:“老同学,打搅你,我们告辞了。”

 贾士贞不再推辞了,忙把大明宣德炉放下,送梅婷夫妇出了门。

 第二天仍然由于明和李晓峰留在宾馆,召开两个座谈会,贾士贞继续跑两个乡镇。下午回到县城,三人碰了头,准备明天早饭后回到东臾地区去。晚上陵江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要举行隆重的晚宴,被贾士贞取消了,改为和县委组织部的座谈会。

 会上贾士贞把自己对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问题提了出来,引起到会者的强烈反响。县委组织部长唐万东在座谈会上一言未发。会议一结束他就对贾士贞说,干部人事制度必须改革,不改革不但影响改革开放的步伐,还会增加权力腐败,败坏了的形象。他希望贾处长能再和县委主要领导共同研究这个问题。贾士贞深知唐万东的用意,便决定马上请县委书记高嘉县长徐建才和组织部长唐万东研究如何在陵江县公开选拔科级干部问题。

 高嘉听了贾士贞的讲话,便知道他的思想动态,表示立即着手研究公开选拔部分正科级领导干部的问题,并且要通过试点不断扩大,今后陵江县的大部分科级干部凡能公开选拔的都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不让那些跑官要官买官的人有机可乘。这时唐万东说贾处长在《莫由组织工作》杂志上发表一篇关于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论文,高嘉更是兴奋不已,批评唐万东为什么早不把贾处长的文章给他学习学习。唐万东说,不仅如此,钱部长和驼副部长还在论文前面做了重要批示。高嘉是个聪明人,连文章没看就知道上面的动向了,当即决定三个月内要在陵江县进行第一批公开选拔科级干部的试点工作,希望到时贾处长能莅临指导。

 最后,贾士贞说:“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势在必行,现在我们要探讨的是如何把选拔任用领导干部工作走上法制化,变人治为法治。比如说,我们公开选拔卫生局长,报名十个人,通过资格审查符合条件八人,那么最后就必须在这八个人中选一个。县委组织部县委常委县人大不得从这八人之外讨论任何人选。”

 随后,贾士贞问魏欣和梅婷两人的任职文件发了没有,唐万东说还没有发,贾士贞说:“我建议让他们两人参加公开选拔,公平竞争,在公选面前人人平等。”
上章 组织部长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