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组织部长1 下章
第二十七章 只能如此
  经过那次惊心动魄的“鸿门宴”事件,贾士贞和华祖莹之间的友情变得更加纯洁了。在贾士贞心里,华祖莹俨然已成了他政治生涯上的救命恩人,这令他对华祖莹更加恭恭敬敬,既严肃又认真起来了。

 这天晚上贾士贞如约走进了华祖莹的房间。多不见,两人都有些兴奋不已,华祖莹认真地端详着他,似乎像要把他印在心里一样。贾士贞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也在认真地打量着她。两人一句话也没说,有点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

 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冲淡华祖莹和贾士贞之间的特殊友情,因为他们各自的心底都有着对对方那不平常的记忆。她对他是那样的痴情与执著;他对她是那样的感激和敬仰。他们时而娓娓细语,时而相互默默凝视,时而久久沉默,时而又是感叹不已。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了。他准备告别了,可她却很是舍不得他离去。

 她眼含热泪,把他按坐在椅子上,毫无头绪地告诉他说,因为自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爸爸妈妈能把她供到大学毕业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家也没有什么亲属是当大官的,进机关或者好点的事业单位更是不可能了,所以,她只好选择来这里打工,给自己积蓄点经济实力,虽然她现在还没存下多少钱,但已经足够她的路费了,所以,她决定自费出国留学。凭她这几年的从商经历,她决定报考美国的重点大学,攻读MBA。不论怎么苦,怎样难,她都要完成自己的学业,实现自己的理想。

 华祖莹要去美国攻读MBA,这个消息太令他感到意外了。但贾士贞也从内心感到高兴,同时,他又为她面临着的许多困难而担忧!当然,如果华祖莹真的能去美国哪一所名牌大学读MBA,那将来不仅她的个人前途无量,对国家来说也是有一定贡献的。可是贾士贞知道,去美国读MBA,和其他理工科专业留学不一样,不仅读书费用昂贵,而且美国对中国读MBA的留学生基本不给奖学金的。这样算来,两年MBA读下来,大约需要人民币近百万元,这对于一般的中国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啊!

 贾士贞默默无语,全神贯注地看着眼前这位有恩于自己的女,想到她即将只身孤影远涉重洋,踏上新的求学之路,心里甚为伤感和无奈。

 他说,她对他有着永远报答不完的恩情,特别是那天晚上他醉酒后被人到按摩中心的事,他将终生难忘。他还向她诉说有人写举报信,检举他那天晚上“嫖娼”

 “士贞,这是关系到你的政治生涯和人生前途的大事,你一定要让组织上彻底查清,也看清到底是谁在陷害你!”

 “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事,可即便是有人写举报信,组织上不找我,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找组织上谈及此事呢?如果领导问我自己是怎么知道的?那我又该怎么说呢?只能是等待组织上找我时再说了。”

 贾士贞沉默了许久,突然说:“祖莹,你能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令我非常敬佩,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在逐渐重视管理人才的培养了,我一直在利用这个机会学习英语呢。而且,我们莫由省已经选送了几批正处级领导干部去美国,培训半年左右,回来后就提拔到各级主要领导岗位。”

 “那太好了!士贞,你一定要努力争取…”

 贾士贞有些兴奋“我读师专时英语虽然还可以,但是,毕竟毕业已经十年了,在地委校当老师时又用不着,都还给老师了。”

 “士贞,你一定行。我可以帮助你。”

 贾士贞觉得和华祖莹的这次谈话非常愉快,也非常兴奋。甚至觉得她给了他许多精神上的鼓舞。

 华祖莹默默地注视着他,没有讲话。过了一会儿,她站起来,给他的杯子里加了点水,红着脸,说:“你坐一下。”她转身走进了卧室,拿出一盒录音带,又站在了贾士贞的面前。“士贞,此行一别,不知何时再相见,我没有什么礼物好送给你,这是我前一段时间录下来的一首歌曲,权当是我送给你的一份礼物吧,希望你收下,当你还能忆起我的时候,你就听听…”她的声音哽咽了,泪水滴落在了手中的磁带盒上。

 贾士贞再也无法控制内心那如同火山发般的情感了,他轻轻地站起来,又轻轻地伸出颤抖着的双手,从华祖莹那双白而纤细的手上接过了录音带,嘴在翕动着,呼吸越发急促…猛然间,他转身冲出了她的房间。

 转眼贾士贞已调到研究室三个多月了。机关干部处是省委组织部的热点部门,到各厅局去考察干部,都属于正常工作,所到之处,那里的领导们总是前呼后拥,回到办公室也常常是加班加点,赶写干部考察材料。相比之下,研究室的工作既轻松又安静。贾士贞便利用这个优势,抓紧时间看些管理学方面的书籍,研究中国古代一些官吏的选拔、考核制度。每天从早到晚,他除了上厕所,就是看书,编杂志。同时,还抓紧一切时间来学习英语。“任何一种经历都是财富”他的感受也越来越深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像王学西那些人早已把他遗忘了。

 这天下午,贾士贞接到省委组织部纪检组长周善良的电话,叫他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

 放下电话,贾士贞一边往纪检组走去,一边想,纪检组长找他必然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反复考虑,自己没有什么违反纪的事,说不定就是为了核实那“嫖娼事件”

 纪检组长周善良原是省纪委的一个处长,后来到省委组织部任副厅级纪检组长,所以他虽然已是五十多岁了,但还留在这个位置上。

 周善良的办公室里,还坐有一男一女。贾士贞进屋后,周组长便介绍说,那一位是省纪委的,高个子姓尤,是位处长。坐下之后,尤处长说明来意,果然是为那封举报信而来。贾士贞自然脸不变心不跳,他巴不得有人来找他调查了解此事。

 尤处长说,他们接到省委和省纪委几位领导转来的人民来信,由于举报对时间、地点、细节写得十分详细,想必一定有原因,于是经领导同意,他们认真调查了这件事。他们查到了那天晚上桑拿按摩中心的一些当事人。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那个按摩女子,据她代,那天晚上八点多钟,老板把他叫到办公室后就出去了。当时,办公室里还有一个陌生男人,人个子不高,向她代了一番话后,一下子给了她五百块钱。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她按那个男子的代已经等候在那间客房里了。不久,一个高个男子背着一个醉了酒的男青年进了客房,那个高个子男人把醉了酒的男青年放到上就走了。她按照给她钱的那个男子的吩咐,开始那个醉酒男青年的衣服。就在这时,突然来了一男一女,女的是一个漂亮的姑娘,那个姑娘给了她二百元钱,叫那个叫小梁的青年给上的醉汉穿好了衣服,就背着走了。

 尤处长像说故事一样讲完了事情的经过,他停了一会儿说,这件事让我们很难进行下去了,因为所有这些人都没有姓名,怎么查?这其中最关键的是那个漂亮的姑娘,还有那个叫小梁的人,只要找到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就能清真相。当然,按照举报信所写的时间地点,特别是连那间客房都写得很具体。而那天晚上,在那间客房里又只发生了这样唯一一件事。

 尤处长笑了笑说:“贾士贞同志,恕我们冒昧,经过领导同意,我们找你核实这件事,希望你不要见外,也不要有什么顾虑。”停了停,没等贾士贞说话,他又说“据我们分析,那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一件并不平常的事,那个醉酒的青年无论是谁,他都是被动的,或者说是被别的什么人强行送到那个地方的。哦,对了,还有一个重要情节,就在那个漂亮的姑娘和小梁把醉酒的青年背走后不到十分钟,公安人员就冲进了桑拿按摩中心,而且还是直接冲进了那间客房,并且追问刚才那个嫖娼的人到哪里去了?这难道是巧合?实在太令人费解了!”

 贾士贞久久地沉默。尤处长刚才所讲的故事,同样把他带入那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其实,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固然因为他醉酒,没有什么记忆,但是第二天一早,他醒来之后,华祖莹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他不止一次想过,这件事情只要他自己不说,怕是永远成了无头案。显然,尤处长他们虽然没有明说那个醉酒的青年就是他,可是现在他们来和他说这事的经过不显而易见的嘛!因为那封举报信指控的就是他贾士贞。

 此刻,贾士贞的头脑里在进行着烈的斗争,那就是,他承不承认那个醉酒的青年就是他。贾士贞思绪翻滚,波起伏。“嫖娼事件”既然是有人陷害他,那么这个陷害他的人又是谁?只要他说出了原委,纪委一定会找到当事人,澄清真相,还他一个清白的。但是如果他承认了,那么就必须要说出那个漂亮的姑娘和小梁是谁。但是,华祖莹怎么办,谁都会怀疑他和华祖莹有什么不正当关系的。虽然,他和华祖莹之间也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人言可畏呀!再说那天晚上喝酒的就那么几个人,王学西已经被免去主任了,就算这事是他指使的,谁又能拿他怎么着!还有仝处长,如今仝处长调走了,他也是一肚子怨气。想到这里,贾士贞再次权衡利弊。要是他不承认那个醉酒的青年就是他,这事就无法再深入下去了。这样一来,谁又能说那封人民来信举报的就是他呢!这样就等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贾士贞不希望自己身上再发生任何事情,他感到从他被借调到省委组织部那天起,许多事情就戏剧地不断发生,毕竟他不是演员,不是想出风头的美女作家,他只希望自己默默无闻地生活、平平静静地工作。

 经过一番烈的思想斗争,贾士贞看看尤处长,淡淡地一笑,说:“尤处长,首先感谢省纪委对这件事情的关心与重视,并对这样的一封匿名信认真调查。从刚才尤处长的谈话中,说明这件事与我没有多少关系,我也没有必要为这件事有什么顾虑。”

 尤处长笑了笑说:“贾士贞同志,我们找你的目的,想知道那天晚上那个喝醉酒的青年到底是不是你?这事有点太蹊跷了,举报的时间、地点,写得那么详细、那么具体,包括许多细节和我们调查的情况都基本吻合。”尤处长看看周善良,接着说“假如那个喝醉酒的人不是被那个漂亮的姑娘和小梁背走,那么可以肯定,他一定会被公安人员抓了个正着,这封举报信举报的也就成了事实。所以…”尤处长犹豫地停住了。

 周善良看看尤处长,接过他的话题,说:“贾士贞同志,这件事你也不必有任何顾虑,到目前为止,虽然举报信指控的是你,但是从调查情况看,没办法证明这封举报信举报的就是你,或者说这封信与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周善良没有说下去。

 过了一会儿,贾士贞笑笑说:“周组长,我知道你和省纪委的好意,我再次向你重申,那个喝醉酒的人真的不是我。我平也不爱喝酒,怎么可能把自己喝成那样子呢!”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再谈下去就没有必要了。周善良看看尤处长,尤处长只好结束了这次谈话。

 现在贾士贞觉得轻松多了,他知道,省纪委怀疑他就是那个喝醉酒的青年,然而只要他不承认,他们自然没有任何理由认定就是他。
上章 组织部长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