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组织部长1 下章
第二十章 宏门大酒店的&ldquo
  贾士贞在机关干部处是处处谨慎,事事小心,平时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路。每天早上仍然是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打扫卫生,拖地抹桌子。仝处长的办公室和他所在的那间大办公室及二楼走廊楼梯,几乎是被他一个人承包了下来一样。转眼,他回到省委组织部上班已两个月了。

 早上,贾士贞刚打扫完卫生,唐雨林把他叫到处长室。

 仝处长向他代了一个临时任务,让他随驼副部长到外地参加一个会议,具体情况让他和驼副部长直接联系。

 到了驼副部长的办公室,贾士贞才知道,是让他跟随驼副部长前去参加由江山市委召开的公开选拔处级领导干部的会议。本来驼副部长应该带上两个干部处的同志前去参加会议,但地县干部处的人全部下基层了,只好带上贾士贞一人前去参加会议了。

 贾士贞不清楚,这到底是驼副部长的意图,还是处里推荐的呢?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次机会,是让部领导多了解自己的机会。

 在他与驼副部长一起听江山市委组织部汇报时,贾士贞得知,原来江山市委早在两年前就采用这种公开选拔的办法选拔过副处级领导干部。实践证明,采取这种办法选拔领导干部,不仅给了政治坚定专业突出的干部平等竞争的机会,拓宽了组织部门选拔优秀领导干部来源的渠道,对干部队伍重知识讲实绩树正气也起到了积极引导和有力的促进作用,而且还得到了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的认可和好评。这次他们还是本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准备选拔一名县长一名区长三个局长。贾士贞听得那么认真,那么仔细,并做了完整的记录。

 晚上,贾士贞怀着激动的心情,将长期以来堆积在心里的设想,逐条进行整理,清晰而详细地写成文章,他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向领导谈谈自己的看法。

 这时,驼副部长的司机鲁兵推门进来说,驼副部长叫他过去,贾士贞随后来到了驼副部长的房间。

 驼副部长正在看报纸,听到声音,他放下了报纸,脸上并没有笑意:“坐坐吧,小贾。”

 陪同组织部领导单独出差,这还是第一次。毕竟职务悬殊太大,贾士贞感到紧张而又拘谨。

 “小贾,现在工作怎么样,理出头绪来了吗?”驼副部长脸上出点笑意说。

 贾士贞笑笑,说:“我在努力学习,尽快让自己适应组织部的工作。”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甚至有一股热情想把工作做得更好,但是要有一个过程,比如组织部考察选拔任用一个干部怎样才能有一个很好的很完善的科学的机制,不是某一个人苦思冥想得出一个公式就能办到的。多少年来形成的制度习惯,哪一个人想一下子破了这个规矩,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强行去破,必然会碰得头破血。”驼副部长严肃地看着贾士贞说。

 贾士贞不停地点着头,不言而喻,他猜想,一定是驼副部长听到什么了。无论当初是谁主动提出把他退回去的,他断定,仝处长起到了决定的作用。那时驼副部长不在家,到底仝处长说了他什么,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驼副部长的一番话,对他是意味深长的一次教育。

 “有些事,也许你是正确的,真理也在你手里,但是轮不到你来说。”驼副部长接着说“组织部就是管干部的地方,但任用一个干部绝不是你或者我说了算的。组织部门不是研究所,不可能有学术上的争论,更不可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主要是服从,而且是绝对的服从。”

 贾士贞默默地看着驼副部长,在认真地听着。他感到驼副部长和他谈的都是真心话,对他以后的成长是有好处的。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被退回去,又能重新回到省委组织部,肯定是驼副部长起了关键的作用,可驼副部长却从没在他面前提起过此事。想到这里,一股感激之情崇敬之情从心底油然生起…

 他像个小学生彬彬有礼地在听着老师讲课;他像个乖孩子在聆听着家长的教诲。

 江山市委的会议开了两天,主要是总结过去公开选拔副处级干部的经验,提出下一步公开选拔几个正处级干部的意见;研究制定了一整套规则和实施办法。首先是广泛宣传发动,只要是符合条件的人都可以报名,然后进入资格审查,在文化考试的基础上进行考核,并通过报纸电视在群众中公示。凡是对公示名单提出异议的,由组织纪检审计等相关部门组成专门机构,进行审查,并将结果进一步公示。最后按照一比五的比例进行公开答辩,由评委共同决定录取对象。对于因名额限制成绩优秀而没能录取者,进入组织部门的人才库,可以在必要时推荐录用。

 这一次会议,让贾士贞开阔了视野,开阔了眼界,无论理论水平还是实践能力都产生了飞跃。

 回到部里上班的第二天下午,仝处长把贾士贞叫到他的办公室,面笑容地给贾士贞倒了一杯水,并告诉贾士贞他已同办公室商量好,决定把他现在住的那套房子大房间里的东西都搬走,那个两居室的房子就正式分给他住了。贾士贞自是十分感动,自然是一番感激领导关心和表忠心的话。谈了一会儿,仝处长又绕回到王学西的考察材料上来了。仝处长对他说,这事都怪他方法简单了点,王学西的情况他是了解的,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假如有人问及此事,不要把当时那些说不清的事说出去。

 “仝处长,我当时刚刚到组织部,工作上很多事都是外行,说错了话,请仝处长多多原谅,在这里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请仝处长放心,这事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王主任人家已经是正厅级领导了。我一定会处理好方方面面关系的。”

 仝处长笑呵呵地说:“好,今晚下班我们去宏门大酒店吃饭!”

 走出仝处长的办公室,贾士贞有些不安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仝处长要约他去大酒店吃饭,他也从没陪过仝处长出去应酬过,更不知道是谁请客。更令他担心的是,今天除了仝处长,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重要人物,万一仝处长看出他和宏门大酒店华祖莹之间的什么破绽,那岂不是被仝处长抓住把柄了。可转念一想,自己不是没做贼吗?心虚啥呀!

 按照仝处长说的时间,晚上下班后,贾士贞提前半个小时走进了了宏门大酒店。

 贾士贞一进大厅,只见对面楼梯走下来一个女人。看到那熟悉的容貌,窈窕可人的身段,贾士贞的心脏一阵跳。他极力想避开她。而这时,那女子已经走下了楼梯,一下子愣在了那里,顷刻间,那女子竟快步地走上前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低声地说:“你…怎么会是你…”贾士贞立即躲开她那深情而又惊疑的目光,平静了一下自己那烈跳动着的心脏说:“你好,华小姐!”

 “你…你怎么来了?”华祖莹伸出来的手,又缩了回去。她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接着问“你…不是被…退回去了吗?”

 “是啊!”贾士贞笑了笑“难道被退回去了,这省城就不能来了?这宏门大酒店就不能进了?”

 华祖莹自知她的话唐突了些,可贾士贞到底因为什么被组织部退了回去?临走时都没向她打声招呼,他是被冤枉了,还是真的犯了什么错误?这些问题一直在她头脑里绕着。此刻,突然间见到他,这令华祖莹思念惦记他已久的心怦然加快了跳动。她觉得有很多话要对贾士贞说,可此处又不是说话的地方,她随口而出说:“是有应酬,还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下去,她就感到脸上一阵灼热。

 贾士贞看着华祖莹,说:“找个地方坐几分钟好吗?”

 华祖莹点点头,一边转身一边像招呼客人一样,请贾士贞上了楼。

 既然华祖莹已经知道他曾被退回乌城,贾士贞也就不再隐瞒了,但是他没有把其中的内幕告诉华祖莹,只是轻松地搪过去了;至于说今天到底是谁请客,贾士贞说他真的不知道,而是他的顶头上司仝处长叫他来的。他说之所以提前过来,主要是想看看华小姐,毕竟他们有几个月没有联系了。华祖莹认真地听着,被贾士贞对她的挂念之情深深地感动着,情绪很是高涨。不管怎么说,贾士贞终于调进了省委组织部了。

 看看时间,华祖莹催促贾士贞赶快去应酬领导,一会儿,她会视情况见机行事,前去救驾的,绝不能让他在酒桌上难堪。

 刚走到大厅,只见一辆奥迪轿车缓缓地停在了一楼大厅门外,车门一开,王学西和仝处长下来了。果然不错,今天又是王学西请客!

 刹那间,贾士贞头脑里跳出一个疑问:王学西和仝处长为什么叫他这样一个既无身份,又无地位的工作人员参加呢?于公于私都是沾不上边儿的啊?

 当他走下楼梯时,王学西远远地就伸出了手,狂笑着说:“贵客,贵客!”并一把抓住贾士贞的手,一边用力抖着一边说“士贞同志,可是我们省委组织部的希望啊!你能回到组织部,我王某非常高兴!今天我特向你表示恭贺啊!也算是为你接风啊!”说着又转身对仝世举说“仝处长,你不要见外,你手下能有这样的兵强将,说明你领导有方啊!”王学西虽然嘴痞话,但贾士贞还是能听出弦外之音的,不管今天的宴请是否专门为他举行的,起码说,在王学西的心里并没有轻视他这个小人物。可王学西这样做到底又是为什么呢?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固然,省委组织部的部长们王学西请不动,那么副处级以上的干部还有那么多人,而那些老科级干部又有多少啊?王学西为什么偏偏请他这个组织部里的小卒子呢?

 贾士贞不觉疑云陡升。应该说,那场车祸相遇之后,在王学西和贾士贞两人的心里,相互之间都深深地铭记着对方。也许只有王学西得知贾士贞被退回乌城那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才算真正了却了他的心头之患!与其说今天是专门为了恭贺他调回省委组织部,还不如说是他王学西设下的“鸿门宴”!哎,也许是自己多虑了,贾士贞这样开解自己。

 王学西身后突然传来了那嘴黑牙汪永的声音。这个不受群众的家伙,竟在王学西的运作之下,当上了副厅级的纪检组组长了。站在他身边的还有那个大个子秃头顶的廖处长和小张小李两个漂亮的年轻女子。

 这时,一位靓丽女子了上来,引导众人上了二楼。贾士贞瞥一眼周围的人,他有点相信了王学西刚才的话,也许今天的盛宴真的是为他所举行的。这使他的心里真的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进入包间,王学西在首席上坐定,拉着仝处长和贾士贞在他的左右就座。菜已经摆好,小姐捧着三瓶贵宾五粮进来了,一看这架势,贾士贞害怕了起来。

 酒席一开始,王学西端着一杯酒,讲了一番痞话算是祝酒词了,不容任何人讲话,都必须把酒喝光。贾士贞不肯喝,可仝处长拉下脸来命令他喝,他只好喝干了。

 虽说贾士贞并不是那种嗜酒如命的人,但若是认真对付的话,半斤酒也没问题。谁知今天有王学西的霸道,仝处长的权力,不知不觉两瓶五粮已经喝光了。这时,仝处长的手机响了,他抓着手机,大声叫了半天,因室内吵闹声太大,仝处长捂着耳朵出去了。过了一会,回到席间,双手作揖:“王主任诸位,实在抱歉,我有急事要先走一步。”说着举起酒杯“感谢王主任的盛情!”放下酒杯时又说“一切都由士贞代我多敬敬各位,望各位海涵!”

 仝处长一走,人人都把目标集中在了贾士贞的身上。贾士贞自知今天难以下台,可是又容不得他不喝了。虽然已感到头重脚轻,两腿不听使唤,但是哪里能经得起这一群人你软我硬的敬酒啊。

 华祖莹总对今晚贾士贞的赴宴不大放心,几次来到包间门外,又都进又退。当她再次来到这间包间门口时,正碰上里面出来一个黑牙齿的男人,举止有点鬼祟,另一个男人不清是什么人,好像不是席间的人。她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慢慢地经过他们身边,断断续续地听到黑牙齿的男人说:“他已经…差不多了…你把他放到屋里,光衣服,选一个…最漂亮…”

 华祖莹不敢停留,生怕引起他们的怀疑,往前走了几步,随即回过头来,只见那个男子从黑牙齿的人手里接过钱,只是看不清是多少,那个男的接过钱就兔子一样地跑下楼去了。

 华祖莹疑窦顿生,凭她的直觉,这两个人一定在进行一桩不光彩的易。华祖莹认出那个黑牙齿的男人,他不就是刚才和贾士贞一起吃饭的那个个子不高的男人嘛!而另一个男子是谁?华祖莹盯着看了半天,那个黑皮肤瘦高个子已经出了大厅的旋转门。

 如今干什么买卖的人都有,卖嫖娼毒贩毒。华祖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说她一个打工妹管得了那么多吗?然而,华祖莹的心里,怎么也放不下这件事。她一阵胡思想,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何如此忐忑不安!她哪里想到她是在为贾士贞担心啊!可是当她冷静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自己有点好笑,即使这些人嫖娼卖贩毒,与贾士贞何干?胡思想了一会,还是放不下心,便匆匆下楼去了。

 出了大门,到处看了一会,不见刚才那个黑皮肤瘦高个子,她又返回酒店,找到一个男青年,低声耳语了几句后说:“小梁,谢谢你…”华祖莹一抬头,只见那帮人拥着贾士贞出了包间,华祖莹转身退到小梁身边,又和小梁说了几句话,这时贾士贞他们已经走到大厅里,看样子,贾士贞已经醉得差不多了,走路的步子东倒西歪的,目光呆滞。华祖莹看着他们出了大厅,便和小梁从旁边的推拉门跟了出去。随后一辆桑塔纳轿车过来了,车还没停稳,下来一个人,华祖莹一看,正是刚才和黑牙齿男子鬼鬼祟祟的那个瘦高个儿男子。只见他把贾士贞扶上了车,而其他人立即散去了。这更让华祖莹疑惑起来,她没有犹豫,立即招了一辆的士,拉着小梁,跟着那辆桑塔纳轿车尾随不放。
上章 组织部长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