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组织部长1 下章
第八章 仝处长的批评
  贾士贞终于把所有的考察材料都完成了,他现在对组织部的工作程序仍然心中无数,考察材料完成之后,手里一点事情没有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像小学生一样,作业完成了,等待老师批改意见。想到这里,他突然感到几分恓惶,不知道他第一次独立完成的作业老师满意不满意。他现在只是一个临时借用人员,他必须处处谨慎小心,让领导满意了,才能正式调进省委组织部,若是领导不满意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贾士贞第一次想到这个可怕的后果,要是把自己退回乌城地委校,那他这辈子一切就完了!如果那样,同事怎么看他,亲戚、朋友、父母、玲玲又会怎么看他?这样胡思想了一会,看看其他同志都在忙忙碌碌的,更感到自己生活的枯燥。唐雨林一个下午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实际上,他现在的工作和唐雨林成了单线联系,像战争岁月的地下似的。他所有的工作,或者说所有关于省委组织部的信息都是从唐雨林那里得到的。唐雨林自然成了他唯一的领导,现在一天不见唐雨林,心里就有些孤独与失落,看看下班时间快到了,突然吕建华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轻轻地叫了声:“小贾,仝处长叫你。”

 贾士贞吃了一惊,这时吕建华已经转身离去,他大步来到仝处长办公室门口,处长室门半开着,贾士贞轻轻地敲了两下门,仝处长头也没抬,说了声“请进!”贾士贞站在仝处长面前,过了一会儿,仝处长看看他,脸上没有半点笑容,贾士贞突然感到仝处长的目光里透出几分不愉快,他的心脏猛收缩了两下,但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嘴角的肌收缩了几下,这种表情太难堪了。这时仝处长冷冰冰地说:“小贾,写干部考察材料不是‘文化大革命’中写大批判文章,一个领导干部辛辛苦苦工作了多少年,成绩和优点是主要的,至于缺点,谁都有,那太微不足道了,像你给人家写的那些考察材料,还提拔什么?”贾士贞瞥一眼仝处长面前的那些自己一笔一画写成的厚厚一沓材料,心想,作家们的一本小说稿也不过如此,但是仝处长就像老师批评学生的作业没完成好一样,在这一瞬间,贾士贞回想一下自己亲手写的近三十个干部的考察材料,除了王学西和汪永之外,所有的考察材料都是这样写的,只是王学西的材料让他动了不少脑筋,其实他在写王学西的材料时,特别地谨慎小心,但是群众对他的意见太大,贾士贞觉得自己不能太昧着良心了。然而,他又怕在仝处长那里过不了关,因此在写王学西的现实表现时还是竭力罗列了一些言过其实的语言,尽量使用夸张手法,有些地方根本就不是王学西的成绩,可是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从那些“范文”中摘抄了一段又一段,反正天下文章一大抄。他觉得仝处长怎么能这样主观武断地批评人呢?贾士贞低着头,连气都不敢,努力屏住呼吸。王学西毕竟是一个副厅级主任,而且那天考察干部时,仝处长亲临现场,他和仝处长之间又那么亲密,觉得他们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后来,贾士贞多次想问问唐雨林,王学西和仝处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然而,唐雨林对涉及具体人的问题,总是婉转地避开。平心而论,他最后给王学西写的考察材料并不是发自他内心的。就在这时,贾士贞发现仝处长面前放着的考察材料正是王学西的。那是他亲笔所写。贾士贞只觉得身上被电击了一下,立即感觉到,仝处长是不是对他写的王学西的考察材料不满意?贾士贞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看看仝处长,背上冒着汗,胆怯地说:“仝处长,哪些地方写得不好,我再重写!”

 仝处长把那厚厚的一沓材料往旁边一推,着脸说:“年轻人,刚到组织部,多学学组织部老同志身上的优良品质!我们组织部不是纪委,我们是专门给领导干部涂脂抹粉的,是专门提拔干部的地方,不要专门找人家的缺点和短处。否则就不要在组织部工作!”

 贾士贞捧着厚厚一沓考察材料,心事重重地回到办公室,好像刚才仝处长不是批评,而是在他身上着鞭子,扒他的皮!贾士贞下决心按照仝处长的要求,像美容大师那样,给他们进行美化和修饰。翻了一下材料,仝处长居然把他写的近三十个人的材料全部退回来了,贾士贞慢慢地翻着,不知道哪些材料合格哪些不合格,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他记得无论在小学还是中学,作业错了老师都会明确指出来的,可是仝处长,却是不明不白地批评一顿,自己不知道错在哪里。贾士贞翻开王学西的考察材料,重新看了一遍,又对照一下当时省区划设置办公室所有谈话记录。他觉得自己对王学西现实表现的概括远远超过他本人和表现,比如开头一段“该同志对的路线、方针、政策还需要进一步学习和提高”只是没有写成“该同志能够认真贯彻执行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啊!难怪仝处长对自己如此不满意,也许仝处长的批评是对的,自己到组织部才几天,哪能知道一个干部是如何推荐、考察、选拔的呢?考察材料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对一个干部的提拔又起到多大的作用,他一无所知。现在他多么希望有一位真诚的老师啊!于是他决定找机会,诚心诚意地向唐雨林请教。

 终于,下班时唐雨林匆匆地进了办公室,贾士贞一看唐雨林已经拿起公文包要离开办公室了,他急忙跑上去:“唐处长…”

 唐雨林停住脚步,说:“小贾,有事?”

 贾士贞红着脸说:“唐处长,仝处长把我写的那些考察材料都退回来了,我过去没写过这样的材料,请你…”“噢,”唐雨林打断贾士贞的话,来到贾士贞的办公桌旁,随手翻了翻,突然拿着王学西的考察材料,看了一会儿,说“士贞啊!有些话我还不能说得太直白了,为了自己的前程,在组织部不得不干一些违心的事…”唐雨林把王学西的考察材料放到旁边,在贾士贞肩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贾士贞看着唐雨林离去的身影,头脑里似乎清楚了一些,然而还是糊里糊涂的理不清头绪。

 组织部的人都已经了,贾士贞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反复琢磨着面前的那些考察材料,好像唐雨林站在他旁边,耳边响起唐雨林刚才的话“为了自己的前途,在组织部不得不干一些违心的事…”这样他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决定给父亲打个电话。父亲在乌城地委组织部干了那么多年的组织部长,并没有给儿子传授多少经验,临来省委组织部之前,父亲反复对他说的是希望他努力工作,做一个实事求是的人,可是他现在遇到这样的难题,也许只有父亲才能给他指出一条明路。他走到门口,听听走廊里静静的,悄悄地关好门,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里传来父亲的声音,贾士贞一时没有主张,不知道该怎么对父亲说,直到父亲一连“喂,喂…”了好几声,他才说:“爸,是我…”

 “是士贞啊!”父亲的声音是那样和蔼可亲“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爸,我…一切都很好…”贾士贞感到心里一阵温暖“爸,你和妈妈都好吗?”

 “好,我们都好!”父亲高兴地说“你妈总念叨你,说你总算有出息了,你一定要听领导的话,努力工作,珍惜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爸,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挂了电话,贾士贞才想起,和父亲讲了半天话,竟把最重要的事忘了说,不过他又想,这事又怎么和父亲说呢?独自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决定把王学西的考察材料带回宿舍,反正晚上一个人也没别的事,他不相信,凭他的能力,写不好这份考察材料。

 贾士贞觉得心里一阵阵地堵得慌,感到从没有过的沮丧。他想找个能说知心话的人说说心中的不快,不知怎么突然想到华祖莹。找了半天才找到华祖莹的名片,可是电话拨了一半却停了下来,觉得自己有点太荒唐。自己只不过才和华祖莹见过一面,难道自己是因为华祖莹的容貌才…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贾士贞懒洋洋地拿起电话。

 “喂,请问是贾处长吗?”

 贾士贞一愣,这声音并不怎么熟悉,犹豫了一会儿,又感到有几分耳,忙说:“请问…”

 “贾处长,是我,省总工会的桑延华。”

 贾士贞有些兴奋了,说实在的,在这一瞬间,他忘记了刚才那些不快,高兴地说:“哎呀,是桑部长…”

 “怎么你还没下班?”桑延华说“贾处长,能和你坐坐吗?”

 贾士贞没有犹豫,说:“可以,我反正是快乐的单身汉呢!”

 “那好,十分钟后你在省委大门口等我。”

 挂了电话贾士贞就收拾了东西出了办公室。就在他来到省委大门口时,他突然对自己说,千万不能草率行事,固然他和桑延华同是乌城人,但只不过是一面之而已,万万不可把心中的不快随意吐了出来。

 贾士贞站在省委大门口人行横道的斑马线上,这时一辆的士突然停在面前,桑延华打开门,贾士贞上了车。只听桑延华说:“去宏门大酒店。”

 贾士贞并没听清楚,没等他说话,桑延华转身抓住贾士贞的手,在昏暗中用了用力,说:“认识你真是高兴啊,小老乡。”

 说话间,出租车已经停在宏门大酒店门前。这时,贾士贞才恍然大悟,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一种什么感觉。心情总是有些不那么平静。进了大厅,目光不自主地四处看了看,幸好没有看见华祖莹。

 两人进了餐厅,桑延华带头上了二楼,见到一个服务员,便说:“怡江轩。”

 进了包间,延华说:“贾处长,我今天没有请其他人陪你,只是我们两人坐坐,以后专门找机会,多约几个老乡,大家认识认识。”

 贾士贞说:“桑部长,请你不要叫我处长,我只是省委组织部一个借调人员,不好意思。”

 “好,但我相信会的,组织部是什么地方?你看省委组织部哪个调出来不是副厅级。”桑延华端着酒杯说“老弟,你可是前途无量啊!真没有想到乌城出了人才,省委组织部能有个老乡,那就不同了。”

 贾士贞知道桑延华说的是真心话,由此可见,人们对组织部的向往和渴求!

 正在这时一位身着正装的女子出现在门口,贾士贞抬头一看,正是华祖莹。在那一瞬间,当他们的目光相遇时,贾士贞立即躲开她。

 华祖莹走上前去,伸出右手,微笑着和贾士贞、桑延华握着手说:“二位有什么要求尽管对我说,我是餐饮部的主管,叫华祖莹。”

 尽管这样,桑延华还是感觉到他们之间有过什么交往,于是邀请华祖莹入座,华祖莹笑笑说:“我们酒店有规定,工作人员不准陪客人喝酒。真心谢谢,实在对不起。”

 贾士贞只是微笑着不说话,桑延华又说:“华小姐,恕我冒昧,我怎么感觉到你和我们组织部的士贞同志熟悉嘛!”

 老实说,贾士贞这一瞬间有些觉得桑部长太冒失了,再瞥一眼华小姐,只见华祖莹的脸上飞过一片彩云。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直到贾士贞和桑延华离开酒店时,华祖莹却出现在大厅里,直到把他们送走了,还站在那里挥着手。

 中间只隔了一天,贾士贞突然接到华祖莹的电话,说有几个朋友聚会,想请贾士贞出席。这可让他为难起来了,犹豫了半天,只好勉强答应了。但是谁知下午唐雨林突然拉住他,说总工会的林部长专程请他们俩,还说是因为那天的车子的事表示歉意。这样一来,贾士贞只好提前去见华祖莹,解释了半天,华祖莹还是有些不理解,说贾士贞不给她面子,得贾士贞心里很是不好受。
上章 组织部长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