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组织部长1 下章
第六章 对考察干部的思考
  回到办公室,贾士贞正儿八经地坐到自己那张椅子上,办公桌和这张木椅都是旧的,打开抽屉,轻轻地把里面的碎纸收拾了,又找来抹布,在抽屉里擦了擦,一时也没有东西可以往里面放,拿出昨天记录的笔记本,放在桌子上。他忽然觉得办公室里在他后面那张空着的桌上,又增加了一个女同志,是一个刚过三十岁的女人,也没有人介绍她的姓名。

 “请问唐处长在吗?”突然一个女人站在办公室门口问。

 唐雨林抬起头说:“你是…”

 “我是总工会的,来接你们去考察干部的!”

 “噢,好,”唐雨林转身对贾士贞说“士贞,咱们走!”

 来到组织部大门口,见一辆银灰色的桑塔纳轿车停在那里,这时贾士贞才注意这个女同志胖胖的身体,从脸上的皱纹看,总在五十岁之外。

 走到轿车旁,胖女人一边开车门一边说:“我是办公室的,姓蒯,你们就叫我蒯大姐吧!”

 唐雨林一边往轿车里钻一边说:“你们干部部的林部长呢?”

 “他正忙着准备接待你们呢。”蒯大姐说。

 上了车,驾驶员便引擎发动,点火开关连打几次,才把车子发动着,出了省委大门不久,车子突然熄火了,驾驶员急忙发动,可是总是发动不起来。唐雨林看看表,九点已经过了,蒯大姐有些坐不住了,嘴里唠叨着说:“什么车子不派,偏派个老爷车!”

 驾驶员无奈地下了车,掀开车前的上盖。蒯大姐为难地回过头说:“唐处长,真的对不起,我们打的走吧。”

 “好吧!”唐雨林打开车门,下了车,贾士贞从另一边也下来了。蒯大姐拦了辆的士,三个人上了车。

 在省城,一个单位到另一个单位办事,都是自己单位派车,或者打出租车,可组织部门不同于一般单位,考察组又不是领导,没有专车,一般都是被考察单位派车到组织部来接人,这不仅是被考察单位的礼节,同时也表明组织部的地位不同一般单位。

 其实,一会工夫就到了总工会。蒯大姐很是过意不去,歉意道:“唐处长,真的对不起,委屈你们二位领导了。”

 电梯把他们送到六楼,来到小会议室,蒯大姐推开门说:“请二位稍坐片刻,我去叫干部部林部长。”

 林部长来了,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同志,头发花白、中等身材,他一进门就双手抱拳,说:“实在对不起,我没能亲自去接二位,让二位乘出租,太…太没面子了。”

 “你是大忙人哪,也算理万机吧!”唐雨林看看林部长,居然没有握手的意思。

 “这位是…”林部长看着贾士贞问。

 “贾士贞同志,我们处里的。你官当大了,也不深入基层!”唐雨林的话有些不客气了。

 林部长听出唐雨林的话中带着刺,全当没听懂,脸笑容地说:“我老了,也不常去拜访上级领导,请贾同志谅解啊!”“好了,开始吧!你们毕主席呢?我们总得先向他报个到,不然他还说我们搞突然袭击呢!”唐雨林拍拍林部长的肩膀笑着说。

 “毕主席在等你们呢,他再忙,也要接待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呀!”林部长说。

 “哎,我们的老林同志,我们怎么能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呢,我们是办事员,跑腿的。”唐雨林心想,难怪国家决定干部到年龄要退下来,人老了,倚老卖老,什么老资格,像老林这样的同志还在干部部长这样重要的位置上干什么。

 “二位请稍坐,我去请毕主席。”林部长没等唐、贾二人说话便离开会议室了。

 唐雨林说:“哦,士贞,这干部部长,就是人事处长。工、青、妇都称做部。”“这个老林自以为当了十多年干部部长,总是老资老位的,也该让让位了!”

 贾士贞点点头,在旁边坐了下来。

 林部长来到毕主席办公室,蒯大姐正在向毕主席汇报轿车一事:“这办公室吴主任也是的,派了244号破桑塔纳,出了省委大门就发动不起来了,搞得我好尴尬,只好打的回来了!”

 林部长进来了,毕主席低着头看文件,林部长说:“我问过了,几辆车子真的都有事,只有毕主席的车子,总不能用您毕主席的车子去接他们吧!其实就那么点路,还要车子接,都是下面惯坏了。难怪呢,唐雨林很不高兴,说话总是带刺!”

 毕主席抬起头,看看林部长,又看看蒯大姐说:“算了,一点小事!别那么认真。”

 “这些钦差可不能得罪呀!”林部长说。

 “不卑不亢,以礼相待,待人之礼嘛。”毕主席突然笑起来说“有人说组织部门的笔一歪!就能要你好看。我看也不至于,只要我毕某不倒,他们的笔一歪又怎么样,你老林当了十多年正处级干部部长,谁把你怎么着了!”

 “不过。”毕主席又说“老吴也是的,如果是无意的,那也没什么,假如真的派辆破车,故意出洋相,当然也不好了。好,走。”

 刚出了门,毕主席回过头说:“蒯玉玲,告诉办公室吴天雄主任,安排中午饭!”又低声说“林昂,中午该你陪客。”

 “你陪不陪?”林昂部长问。

 “我就不陪了,老林,说句心里话,我真的害怕陪客吃饭,再说,组织部考核干部也是例行公事,我去陪不合适。知道情况的,说我是出于无奈,不知道情况的,还不说我贪吃,巴结组织部的人呢!”毕主席边走边说。

 “我也觉得不妥当。组织部的一个副处级组织员,叫一位正厅级领导陪,也是…接待外宾也讲究对等职务啊!”林昂说。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人家毕竟是组织部门嘛,大权在握。”

 来到会议室门口,毕主席笑着伸出手说:“唐处长大驾光临,有失远,恕罪恕罪!”

 唐雨林握着毕主席的手说:“毕主席,实在是没办法啊,本不该惊扰你,但事关重大,我们也是出于无奈。哦,毕主席这位是我们处里的贾士贞同志。”

 毕主席握着手说:“到底是组织部啊!都是年轻有为的好苗子,不像我们这里,干部都老化了。”

 “毕主席太保守了,应该培养年轻人呀!”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编制就那么多,再说,这些老同志都干得好好的,你叫他们到哪儿去呢!要是能像组织部那样就好了,干部们想调出就调出,而且调出去个个都提拔。谁不想做好事?可是像我们这种单位,能当到处级干部就很不容易了,每个人都得干到六十岁才退休。”毕主席说。

 “所以要进行机构改革,把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赶下台去!”林昂说。

 “好,说正事吧,请唐处长说说来意。”毕主席坐下来,从口袋里取出红塔山香烟,出两支,递一支给唐雨林,又递一支给贾士贞。

 “二位,说句玩笑话,你们也许在笑话我,一个正厅级老家伙还这种烟,我必须申明,这烟是我自己花钱买的,你们信不信?这可是八块钱一包,我一个月要两条,就得一百六十元。”毕主席说。

 贾士贞看着这位五十多岁的总工会主席,觉得这人说话很实在,想到这里,昨天王主任硬给他们两包中华牌香烟,而且回家后发现那放衬衣的纸袋子里还有一条中华牌香烟,当然他知道这些中华牌香烟都不可能是王学西自己掏钱买的。不知为什么,拿起面前的这支红塔山香烟,这时林昂扔给他一盒火柴,他便点着了,慢慢地了起来。

 “毕主席,我们这次考核领导班子的程序,先是召开机关全体职工、下属单位负责人大会,由组成员,主要是正、副主席和副厅级的纪检组长个人述职,然后进行民意测验,最后由我们两人和大家个别交谈。”唐雨林说。

 “好,按省委组织部意见办。”毕主席说“老林,都已经通知了吧!”毕主席看看表“现在是九点四十五分,十点钟开始!行吗?”

 “好。”

 “老林,通知十点钟到八楼会议室开会。”

 林昂走了。毕主席又掏出香烟,没等他出,唐雨林已经从包里拿出一包中华牌香烟说:“毕主席,我的!”

 “到底是组织部的同志呀,比我这层次高多了。好,我来一支…”毕主席没有说下去。

 八楼会议的主席台上,唐雨林和毕主席坐在中间。唐雨林对着扩音器,把考核的程序讲了之后,毕主席拿出一张纸,只用了五分钟,就把述职报告念完了。随后三位副主席和纪检组长也分别进行了述职报告。

 唐雨林宣布民意测验开始,贾士贞和林昂两人分发民意测评表。并要求下午两点半之前投入指定的投票箱内。

 散会后,已经十一点半了。林昂说:“请唐处长和贾士贞同志到二楼用中餐吧!”

 来到二楼餐厅,林昂在前面引路,进了一间叫听雨轩的包厢内。

 随后小姐上菜了,第一道菜是甲鱼汤,第二道是一条大鳜鱼。林昂说:“唐处长,我们是严格按照组织部、纪委的规定,四菜一汤,不准喝酒,你们不见怪吧!”

 “老林,你也是老同志了,纪委的规定我们应该带头执行,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啊!你看这老鳖都不应该上。”唐雨林说。

 “唐处长给我们做出了表率。”林昂说“另外,毕主席让我给你们二位打个招呼,因为是考核干部,他就不陪了,请谅解。”

 饭上来了,小姐给他们三人盛了饭,相互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微妙之处,一边吃饭一边客客气气,彬彬有礼,中饭很快吃完了,林昂把他们送进招待所一间标准间,说:“二位辛苦了一上午,中午休息一下吧!”

 “好,老林,你也忙吧!”唐雨林说。

 “下午两点半我来叫你们。”

 林昂走了,贾士贞关上门,往上一躺,觉得这种生活蛮舒服的,中午睡上个把小时,下午头脑也清醒。这时唐雨林从卫生间出来了。“士贞,要不要打个电话,让老廖那里的小张和小李来陪你学习文件哪!”

 “别开玩笑了。”贾士贞真怕那样紧张的一中午,搞得人太兴奋了,半天都难受。但他又怕扫了唐雨林的兴致。“不过,如果唐处长真的想她们俩了,我也会舍命陪君子的!”

 “士贞,你开玩笑了,我想她们干什么!不过开开心而已,真是给我了,我还不敢呢!要是染上艾滋病,那就完了。”唐雨林大笑着往上一躺,接着说“算了,小憩一会儿,也是收获。睡觉千万不能想那事,想兴奋了睡不着。”

 “嗯,士贞,昨天晚上怎么不见你跳舞啊!”“唐处长,我真的还不会那玩意儿呢!”

 “可惜!昨天宋雅真的出场了,让大家过了把瘾!你不知道过去只在电视上见过,昨天一见面,果然让人如升仙境,有一种足感,那无可挑剔的眉眼,那如粉如脂的皮肤,天然一般风韵全在段!”他说着,好像口水都了出来。

 “和你跳了?”

 “当然!”

 “搂得紧紧的?”

 “那哪能!”

 “那过什么瘾!最好给你那个一下子!”

 “又胡扯了,那她能足多少男人!就这样我都感到福不浅呢!”

 “那么多人她都陪了!”

 “我想不可能。”唐雨林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下午两点半,门铃响了,贾士贞睁开惺忪的睡眼,开了门,林昂进来说:“唐处长,休息得怎么样?”

 “还行。”唐雨林说着懒洋洋地从上爬起来。

 他们又回到六楼小会议室,唐雨林说:“士贞,我们把投票箱拿来。”

 “我中午可真的是派了两个人在守着了。”林昂说。

 唐雨林笑笑说:“我们林部长还幽默的,没派两个持的武警战士?”

 林昂说:“只是我们那么严肃认真,谁知对你们使用干部时能起到多大作用?”

 大家一齐笑了起来,这句话却引起贾士贞的注意。他又想到王学西他们的测评结果。是啊,群众对一个领导的评价能起到多少作用,他真的不知道。对于这样一个感的问题,又不便于问唐处长,只是把这样的问题隐藏在内心深处,慢慢观察观察再说。

 对于贾士贞来说,考察干部确实是一件新鲜工作,但这毕竟不是哥德巴赫猜想,通过这短短几天时间的实践,贾士贞已经基本掌握了其中的奥妙。总工会的谈话比省区划设置办公室进展得顺利得多,两个小时下来已经谈了五个人。在推荐进入厅级领导干部人选中,国际部部长桑延华引起了一些争议。正在这时一位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的男子出现在门口,正巧贾士贞站在门外,中年男子在仓促之间将手里的大半截香烟扔进门外的痰盂里,微笑着伸出手:“我是国际部的桑延华,林部长让我来,请问…”

 贾士贞急忙握住桑延华的手说:“请进,桑部长,我叫贾士贞。”两人进屋后,贾士贞介绍着“这位是我们省委组织部的唐处长。”随后又对唐雨林说:“这位是国际部的桑部长。”

 桑延华谈话非常谨慎,贾士贞隐隐觉得省级机关干部们对组织部门的敬畏和谨慎。按说像桑延华这样的人才,毕业于中央财政金融大学,已经在总工会正处级领导岗位上干了多年,可是在他这个临时借调人员和唐雨林面前却如此谦恭而谨慎,这其中的缘由自然引起他的深思,又想到刚才在门口见到桑延华居然把大半截香烟扔进痰盂里。于是贾士贞从包里拿出王学西给他的中华牌香烟,出一支,说:“桑部长,请抽烟。”

 桑延华摆着手说:“谢谢,我不抽烟。”

 贾士贞笑起来了:“桑部长,别那么太严肃了,吧!”说着出一支香烟,递给桑延华,可桑延华接过香烟,始终没有,把香烟悄悄地放到旁边去。

 谈话结束了,桑延华和唐雨林握了手,又抓住贾士贞的手,两人握着手,却都没有松开,贾士贞一直把桑延华送到门外,桑延华放慢脚步往前走,贾士贞宛若送客一样,突然桑延华低声说:“冒昧地问一下贾处长是哪里人?”

 “乌城。”

 “我一听声音就觉得亲切,我也是乌城的,咱们是老乡了。”桑延华停住脚步,脸喜悦和兴奋地看着贾士贞。

 “是吗?”贾士贞转身看着桑延华。

 桑延华再次握着贾士贞的手低声说:“贾处长,我想和你单独谈一次话,不知是否方便?”

 贾士贞犹豫片刻,说:“行,你留个电话给我,如果星期天没有什么活动的话,我打电话给你。”

 回到房间,已经到下班时间,唐雨林说:“士贞,咱们回去吧!”

 贾士贞对组织部考察干部的工作还是摸着石头过河,自然听唐雨林的。这时林部长来了。先说留他们吃便饭,又说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唐雨林不提吃饭的事,笑着说:“还是上午那辆车子?”

 “不,二位,早上实在对不起,这次是好车子。”

 “算了,我们还是乘公共汽车走吧!”

 “哪能呢,那成何体统!”林昂拍着唐雨林肩膀说。

 唐雨林看着贾士贞,贾士贞自然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便收拾笔记本,准备下楼。

 一辆豪华黑色桑塔纳停在大门口,林昂把唐、贾二人送到轿车旁说:“明天早上八点半,去组织部办公室接二位?”

 唐雨林上了车,车门半开着说:“老林,明天上午再联系吧!”

 轿车发动了,这车就不一样了,油门一打,发动机啪的一声响起来了,驾驶员问:“二位领导怎么走?”

 唐雨林看看贾士贞,说:“你怎么办,一个人回到宿舍,晚饭怎么办?”

 “食堂。”

 “好,那走吧!”唐雨林作了个手势,然后对贾士贞说“要不你跟我去,我找个人事处长安排一下!”

 “不,不,不,唐处长,来方长!”

 星期天下午,贾士贞和桑延华如约见面了。桑延华经过再三考虑,觉得在办公室见面不适合,就在总工会招待所开了一间房。两人一见面,就像老朋友一样,桑延华有些激动,给贾士贞又点烟又倒水。

 桑延华原是中央财政金融大学财政学系毕业,虽然在省总工会担任国际部部长,属于正处级,但和所学专业毫无联系,他一直希望能够学以致用。桑延华直言不讳地谈了他和办公室一位副主任之间的矛盾,对于他来说这次考察干部非常重要,但是那个办公室副主任发动一些人说他坏话。虽然他作为副厅级后备干部多年,但是都被那个副主任给捣蛋掉了。贾士贞说他目前还是个借调人员,还不知道组织部提拔干部的具体程序。不过他会尽可能在有关人员面前帮助推荐的,而且考察材料他一定会写得很好的。这让桑延华从心里感激不尽了。

 不管怎么说,桑延华觉得在省委组织部能够结识贾士贞这样一位老乡还是非常高兴的。事实上贾士贞在考察结束后竭力在唐雨林面前为桑延华说了许多好话。而他在写桑延华的考察材料时不仅用了心,而且考察材料写得非常出彩。至于那位办公室副主任以及一些人反映桑延华的那些问题,贾士贞无法认定,当然也就不能写进考察材料了。那些东西贾士贞就把它永远留在自己的笔记本和他的记忆里。
上章 组织部长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