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与她们的真实故事 下章
第十六章娴静四川
此章无h内容,只是记载一下在我心中的那点涟漪,对不住大家。

 到了灾区,我服从了组织安排,到了一个小镇进行人群的安抚工作,并且兼职给小 学 初 中生上心理教育课、简单的语文数学课。

 走在灾区的现场,感动的、麻木的、无奈的、黑暗的全都见过了…中国地方政府和部分人民的素质…哎…我就不多说了在这里还是和大家说H的事情吧,其他的避开不谈。

 和我一起援助这所学校的有一个成都的姑娘,就叫她娴吧,她是成都一所幼儿园的老师,得知地震后,就参加了志愿者队伍来到了这里,一直从事孩童的抢救、生活和心理援助。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来了半个多月了。

 娴20岁,很小,一个小巧玲珑的姑娘,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国企员工,她自幼体弱多病,所以读完了高中直接读了幼师,当了幼儿园老师。

 娴长着一张娃娃脸,有点像蓝菲琳(也就是歌手金莎),个子不高,160还差点吧,天生的娃娃音,跟孩子非常好沟通,我来的时候,孩子们几乎天天都在围着娴转。

 来了几天,发现了许多朴实的村民,有的跟着解放军一起继续深入重灾区营救,有的开始着手建设自己的新家,还有的留下来一起安抚灾民…但是总有些人总是游手好闲的,政府的救济吃了,也不参与村镇建设,还天天在街上晃来晃去,调戏小姑娘。这不,娴就是他们调戏的对象。

 刚开始,娴经常被两个游手好闲的小伙子摸摸胳膊,摸摸股的,娴没说什么,次数多了,娴跑去告诉了县领导,可是县领导对赈灾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根本管不到这件事,于是娴很无助,无助到已经对这里失去了希望,但是看着孩子们的眼神才没有离开。

 而这时,我出现了,算是给娴一颗救命稻草。

 娴是第一批志愿者,我们是第一批非四川的志愿者,当时我看到娴在给孩子喂饭,突然有一种很怜惜的感觉…很快我和娴也就识了,我虽然长的斯文,但是还算人高马大。有一次,那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又来调戏娴,被我看见,我走过去,拍了拍小伙子,给他了包烟,并带有威胁的口吻跟他说:“兄弟,看上我们的娴老师了?那就追啊,别动手动脚的,是个爷们不?别天天用娘们的行动对别人。”那几个小伙子估计也就18、9岁,比我矮了半个头,没做声,走了,我隐约觉得这事儿没完。

 果然,我还是失算了,两个小伙子过来找我打架,这时候感时期,我不敢动手,对灾民动手后果很严重,要不然我肯定把这俩2货打个半残。我偷偷在口袋里拨通了我们领导的电话,并故意大声的说出了我所在的地方,然后领导带着娴他们来了,这俩小哥正在对着我一阵推搡,领导看见,对这俩小哥一阵呵斥,并且警告他们别再来闹事,否则告知父母带离灾区。

 自那之后,这俩小伙也就不怎么来我们学校闹事了。娴也对我的好感加深了有一次哄完孩子睡觉,我和娴一起走出帐篷,天气晴朗,初夏的微风吹在脸上,很舒服,我和娴开始聊天,没心没肺的聊着我们小时候开心事儿、囧事儿…我说我小时候问老师女孩子为什么蹲着被一顿猛揍;还看到我们英语老师和体育老师抱在一起亲嘴儿,不懂,还看了很久,直到被老师发现,威不让说,要不考试不及格…娴被我逗得咯咯直笑,也说她小时候不知道男孩子为什么要站着,而且还有一个小象鼻子;后来还说了第一次来月经吓得不轻,哪也不敢去,趴在桌子上直哭,然后羞得三天没来上课…不知不觉我们聊了很多也走了很远,她说:“我爱这些孩子们。”我说:“你准备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吗?”“也许。”“…”“你会不会一直待下去?”娴问我。

 我说:“我应该不会。我也爱这些孩子。可我也爱我的家人,我的学业。

 ”娴问我:“你有女朋友吗?”我说:“有过。”“那你亲过她吗?”“额…”(这个问题好尴尬啊)“亲…过…”(我竟然也害羞了)“亲吻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你没谈过恋爱吗?”“没有,家教很严,高中有过心仪的男孩子,可是不敢说,就这么错过了,大学里全班都是女孩子,也没机会谈恋爱;出来工作面对的男孩子又都是头孩子…”这回轮到我哈哈大笑了:“你可太纯了,你是我见过第一个20岁了还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子了。”娴生气了,追着要打我:“叫你取笑我!叫你取笑我!”我顺势抓着娴的手臂,让她打不着我,娴比我矮许多,看着她仰着头要打我的样子,我突然变得怜惜起来,顺势把她搂进怀里,俯下身亲了她的额头,她突然停止了挣扎,睁大眼睛望着我,一副卖萌的样子,而我继续俯下身,再次亲了她的额头,她的脸蛋,慢慢的把我的贴上了她的…娴扭头躲开了,没有挣扎,却质问我:“你要干嘛?”我说:“让你知道亲吻的味道。”“我虽然想知道,可我让你亲了吗?”“亲了你会离不开的!”说完不由分说,我就贴上了她的,由于比较突然,娴没躲开,一下被我贴住了。娴的凉凉的,身上一股好闻的处女香,我情不自的开始抚摸娴的头发,而娴也有些动情,慢慢的环住我的脖子,回应着我的吻。

 我好久没有这么认真的吻过了,很温馨很甜蜜,我彷佛回到了我初恋和热恋的日子,我想起了我爱过的倩和洁,我也想起了那个学姐玲…我开始变的伤感,我忘情的吻着,而我也落泪了…娴发现我哭了,停止了回应,一手环着我的脖子,一手擦掉我眼角的泪,问我:“怎么了?”“没什么,你太纯了,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她…”娴什么都没说,我们沉默了,许久我说:“娴,对不起…”娴说:“哪有,是我对不起你,我都让你哭了。”我呵呵一笑,牵着娴的手说:“小娴,我们回去吧,不早了,休息吧。”其实我在心里说:看到你这么纯,我不能喜欢你,我是个复杂的人,我怕我害了你…娴没有拒绝,和我一起拉着手往回走,就像那曾经的我…很快,我们走回帐篷,各自休息。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在灾区看着村民的房子慢慢的又建起来了,学校破损的建筑也慢慢有了规模,孩子们上课又能回到有电有水的平房里,再也不用窝在又热又的帐篷里了,我真心的感到欣慰。

 很快也到了我要离开的时间,我有点舍不得,舍不得孩子们,也有点舍不得娴,但是我还是要离开了。因为我母亲病了…离开前的那天晚上,我和娴又漫步到那天我们亲吻的地方,我们相继无语,娴牵着我,突然勾住我的脖子,在我的上印上一吻,低低的说:“你还会来吗?”“我…不知道…”“你会来看我吗?”“我…不知道…”我把住娴的肩膀,告诉娴:“别喜欢我,我不是你想的那么好的人,我并不值得你爱。我知道,那天是我不好,那天,我只是想起了我曾经的爱人。去找一个相亲相爱的人吧。”娴幽幽的说:“可喜欢上一个人需要理由吗?”我无语凝噎,转过头,慢慢的说:“小娴,我大你四五岁,我就做你的哥哥吧,作为哥哥,我会回来看你的。”娴没有说话,却从后面抱住我,紧紧的…第二天,我坐上回成都的汽车,没跟任何人说,天没亮我就走了。隐约着,我看到娴的房间灯亮了…现在想想,当时没有和娴在一起是对的,我阅女不少,但是我不是个禽兽,我给不了娴更多的东西,我就不能通了娴的那层宝贵的膜。

 距离那时候也已经过了四年了,我也已经四年没有见过娴了,从当地的朋友得知,娴谈了恋爱,但是还没有结婚,我真心的祝福娴能幸福的生活下去,外表与内心都如此美丽如此强大的女孩子应该要幸福一辈子!谢谢娴为我献上了初吻,我永远记得那晚娴那幽香的初吻。

 回到家,我直接探望了我的母亲,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加上许久没看到我(去四川前我没回家,我家人已经半年多没见我了),积劳成疾,我回去没多久,母亲就出院了,父亲也照顾的很好。

 于是我便再次动身,回到学校报道,继续我的研三学业。

 整个研三,我完全处在高度紧张的研究论文和找工作之中,完全没时间思考我的下体和女人的故事。功夫不负有心人,我顺利的毕业了,由于我导师的推荐,再加上我参加了援川志愿者,我顺利的进入了一家大公司,搞电力工程。工资待遇还不错,但是有一点不好,经常出差…
上章 我与她们的真实故事 下章